正文 305,封行之三更
    周六下午一放学,因为怕缪如茵这妞忘记答应过自己的事儿,所以史丹阳便直接抱着书包等在缪如茵的班级门口。%D7%CF%D3%C4%B8%F3

    等到缪如茵一出来,这妞便已经迫不急待地扑了过来,直接挽住了缪如茵的手臂,一脸的贼笑:“嘿嘿,这一次就算是你有事儿我也不会放过你的,所以今天晚上还有明天你都是属于我的。”

    缪如茵无奈地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她已经提前将事情全都安排好了,而且史丹阳既然让自己今天晚上就去史家,那么很明显自己得在史家住一夜了。

    “缪如茵。”就在两个女孩子有说有笑地正向宿舍走的时候,一个女声却是在后面响了起来。

    史丹阳一拧眉,然后一脸不爽地扭过头看着来人,语气也很不善:“严媛你干嘛?”

    严媛看了史丹阳一眼,她就想不明白了,史丹阳这个人是不是有病啊,自己从来都没有招惹过她,可是她居然从来就没有给过自己什么好脸子看,而她居然会对缪如茵这个大陆妹无比的友好,这让严媛每每一想起来都觉得各种的心塞,不过她这一次过来可不是为了让史丹阳给自己添堵的,她的目光直接略过了史丹阳而看向了缪如茵:“缪如茵同学,后天就是校庆了,之前你报一个独舞,伴奏带还没有交给我我们文艺部呢,还有这一次校庆的服装都是由学生会这边准备,所以你的服装应该是什么类型的。”

    史丹阳还不等缪如茵开口说话,便率先开口道:“严媛什么时候叫如茵报的名啊,报名那几天如茵根本就不在书院里,她请假了好不,你们自己把她的名字填上去的,你现在居然还好意思过来问伴奏带和服装的事儿……

    严媛一脸的委屈,两滴眼泪就挂在眼眶里要落不落的,当真是如同一朵小白花般,那叫一个楚楚可怜。

    现在今天是周六,而且现在又正值放学时间,所以来来往往不断有学生从她们三个人的身边经过,甚至更有人驻足停了下来,站在一边看,不过在这些明眼人看来,不用问也知道是史丹阳和缪如茵两个人不知道怎么欺负了文艺部部长严媛了。

    于是很快的周围的众人便窃窃私语了起来:

    ”这个缪如茵居然还好意思出现在书院里。“

    ”就是啊,如果我要是她的话,早就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这个体育部长也不知道是不是眼神不好,以前谁也看不上,现在倒是看上了缪如茵了,也不知道这个缪如茵到底有什么本事儿。“

    ”人家缪如茵自然是本事儿大了,嘿嘿,如果不是人家本事儿大的话,又怎么可能给勾搭上柳泽白柳少呢。“

    ”要是我说啊,说不定是因为史丹阳不喜欢男人呢。“

    ”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呢,说不定还真的就是那样呢。“

    ”那也就是说这个缪如茵根本就是男女不禁了。“

    ”嘘,小点声,别让人家听到。“

    ”能干得出来这事儿的人,又怎么可能脸皮不厚呢,所以人家才不怕呢。“

    ……这些议论声起初的时候还很小,可是渐渐的这声音便越来越大了起来,史丹阳一握拳头便想要动手,麻蛋的,她就是看不上这些个女人,一天到底要么就是比穿比戴,要么就是谈论现在东港最值得嫁的男人,要么就是男书院那边有几个帅哥,要么就是自己将来要嫁进什么样的富豪之家去,要么就是说三道四……尼玛,这些无聊的话题,她从来都不感兴趣,更是对谈论这些话题的人讨厌至极,所以她干嘛要去搭理一堆不知所谓的长舌妇呢。

    可是现在这些人也说得太难听了,这绝对是士可忍熟不可忍的事儿,当下史丹阳便果断地迈出一步,不过她的手腕却被缪如茵给一把握住了。

    缪如茵扬眉一笑:”严部长,我的独舞是古典舞,既然学生会这边要准备服装,便帮我准备一套红色的广袖长裙吧,至于伴奏带,这个我没有带过来,等周一一大早再交给你吧。“

    严媛抬手抹了抹眼角,一副破涕为笑大度不计较的样子:”好,那你可得记得啊,周一不要忘记了。“

    ”放心吧!缪如茵脸上的笑容格外的灿烂,似乎她根本就没有听到周围的那些议论声一般,只是史丹阳本来还想要再说几句呢,就算是缪如茵不肯让自己动手,那么她也得过过嘴瘾,指着鼻子骂那些人一顿才好,可是一看到缪如茵的笑容……

    许是千门传人天生感觉就要比其他人更敏感,所以她直觉得缪如茵脸上的笑容格外的危险,而这个时候她突然间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曾经和自己还有哥哥提起过爷爷和郭爷爷两个人当年所遇到的那位奇人,那位的手段可是神鬼莫测的……而现在站在自己身边的这个笑容可掬的少女可是那位奇人的弟子啊。

    所以她突然间很想为周围的同学们掬一把同情的泪,唉,一群不长脑子的白痴,还没有搞清楚这妞的底细呢,居然就风风火火地招惹人家……所以这些女人的脑子都被狗啃过是吗?

    缪如茵在说完了那句话后便直接拉起史丹阳转身就走,不再看周围的人一眼,只是在她转身的一瞬间,众女生只觉得有股凉风吹过,不过却没有人在意。

    ……

    回到宿舍里换下校服的时候,史丹阳却是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扯着缪如茵不断地问东问西:“如茵啊,你干嘛不让我骂那些女人,天天就知道说别人的闲话也不知道好好地看看媳民到底是什么德性的玩意儿,还有那个严媛,那个女人其实最不是东西了……关于你的那些流言就算不是她传出来的也有她的一分功劳在……”

    缪如茵听到这里笑了:“你怎么知道有她?”

    “这还用问吗,你看她的笑,一脸的虚假,真是不知道了,就凭着她的那种假笑,居然还会有人喜欢她,这些人的眼睛指定是塞了鸡毛了。”史丹阳一脸不屑地道:“自从老娘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便觉得她太假了,完全不是我的菜,所以她主动过来想要和老娘打好关系,老娘才不要理会她呢,哼,真当老娘交朋友都不带挑的吗,什么样的货色老娘都会认成是朋友不成?”

    缪如茵深深地看了史丹阳一眼,这妞的感觉还真是敏锐得很呢,而想来这样的敏锐也是他们千门世家的遗传吧。

    两个少女很快便收拾好了,而史家的黑色加长款奥迪也早就等在了女书院的大门外。

    两个少女有说有笑地上了车,只是缪如茵却是不知道,在史丹阳打电话回家告诉自己的父亲她在书院新交的好朋友,也就是那个大陆来的女孩子,居然是爷爷当年所遇到的那位奇人的弟子时,史父激动得差点儿没立马就冲到书院来,要知道东港可是有着不少风水师的,而史父也与一位风水师关系非常好,这位风水师朋友看过他的面相,曾对他说,他的面相是短命格,而且显示在他少年的时候会有一次死劫,绝对是百死无生的,可是他居然可以平安的度过,那么他的身上定有宝贝。

    当时史父可是听出了一头雾水,不过那位叫做封行之的朋友却再三要求看看那件宝贝,史父不好拒绝,便将在自己看来是宝贝的好东西全都搬了出来,可是封行之看过了之后却是摇了摇头,只说这些虽然都是好东西,但是却绝对不是可以帮人挡灾避煞的宝贝。

    这话说得史父心头一动,便将自自己出生后就戴在身上的那个白玉坠取了出来,封行之一看这个白玉坠当时他的眼睛都亮了,拿着白玉坠那副爱不释手的样子史父到现在也没有忘记。

    封行之详细地问了那个白玉坠的来历,听过之后他感叹说,那位奇人应该是佩服史金刀与郭子义两个人的义举,也看出来了两个人与他们的后代必会遭受业障的,所以为了给他们两个人能保下一条根苗,所以才会以此玉相赠。

    史父听得目瞪口呆,封行之又告诉他,此玉都可以称得上是灵宝了,其上的金吉之气浓郁得近乎化不开了,如果拿出去拍卖,遇到懂行的人绝对会拍出一个天价来,如果不是因为史父是他的好友,他都会忍不住出手相夺了。

    虽然没有出手相夺,可是封行之还是问了史父是否愿意割爱将这玉坠卖于他,他愿意用全部身家来换取这个白玉坠。

    史父自然是不肯的,而且也说了这个玉坠从即日起便是他们史家的传家宝。

    所以一听说那位赠了玉坠的奇人弟子居然是自己儿子的同学,而且两个人还是很好的朋友呢,自然会激动得无以复加,特别是再听到女儿说会在周末约她来家里做客,于是早在三天前史家便开始做准备工作了,就连缪如茵的房间也是史母亲自布置的,而且史父还再三问过女儿缪如茵的爱好和口味,这才敲定了今天晚上还有明天早中晚的菜单,同时也一个电话把自己的儿子从新加破招了回来,恩人的弟子上门,他们史家自然要全家人都在场才能以示对恩人的尊重。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