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07,九黎族屠苏二更
    听到自家老哥的提醒,史丹阳这才离开了史丹辰的怀抱,但是她的双手却依就是紧紧地抱着自家老哥的手臂,说什么也不肯放松:“老哥,我给你隆重地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好朋友缪如茵,也是咱老爸总提起来的那位奇人的弟子。”

    说着又对缪如茵道:“如茵,这位就是我老哥史丹辰。”

    史丹辰的一双桃花眼带着迷人的微笑看向缪如茵:“你好,我是史丹辰,丹阳的哥哥,认识你很高兴,不过你能受得了我小妹的坏脾气还真是难为你了。”

    也不等缪如茵说话,史丹阳便立马开口抗议道:“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说我脾气不好,我脾气哪里不好了。”

    看着自家妹妹这么快便乍了毛,史丹辰的大手直接往这妞的脑袋上一按,那动作轻车熟路,很明显这样的动作他已经做过太多次了,于是乍了毛的某妞便被史丹辰成功地安抚了。

    缪如茵只是深深地看了史丹辰一眼,虽然她脸上的笑容不变:“你好,我也觉得丹阳的性子很好,至少很对我的脾气。”

    听到自己的好姐妹对自己丝毫不加以掩饰的夸奖,可是令得史丹阳的一张小脸上立马便笑成了一朵桃花,她洋洋得意地冲着自家老哥扬了扬下巴:“怎么样,如茵也在说我很好吧。”

    “呵呵!”史丹辰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然后向着缪如茵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爸妈让我过来接你们,走吧我骑了车来。”

    史丹阳眼睛一亮:“老哥,你果然是我的亲哥哟。”

    缪如茵挑了挑眉,她可没有忽略史丹辰所说的骑了车来,莫非是自行车……

    才走了不远,便果然看到了一辆四人共骑的自行车正停在路边,车子虽然看起来保养得很不错,可是却明显有些陈旧了,看来是有些年头了。

    史丹阳拉着缪如茵:“如茵你知道吗,小的时候,我们一家四口人便没事儿就骑着这辆车围着这个岛看风景,每一天的风景都是不一样的,后来爸爸妈妈忙了,老哥便和我一起骑着这辆自行车……”

    “每次她都是不肯出力的那个。”史丹辰在一边打趣道。

    “老哥,你不带这样的,每次都掀我的老底儿。”史丹阳向自己的哥哥抗议着。

    缪如茵只是一直静静地看着这对兄妹,她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这对兄妹的感情很好,不知不觉间她的脑海里再次浮现出了清明与重阳的样子,他们两个人应该也快要去京城了,所以明年他们就可以见面了,这一次,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让自己在意的人出事儿了,这是她对自己的承诺。

    于是三个人便骑着车子一路说说笑笑地到了史家的大宅,史父,史母还有封行之三个人都在大门口正等着他们呢。

    “妈,爸,我回来了!”史丹阳开心地挥着手,不过史父明显的今天有些不待见自己的女儿,居然直接便伸出了双手向着缪如茵迎了过去:“这位就是缪小姐吧,太好了,太好了,见到你真的很开心呢……”

    被自家老爸无视的女儿表示很受伤,老爸,我真的是你亲生的吗?

    封行之看了一眼史丹阳那张颇有些纠结的小脸,也是乐了,当下他上前了一步,抬手便向着史丹阳的肩膀上拍去,其实今天他不过只是想要安慰一下这个小丫头,可是平素里他们两个人如此这般的开玩笑都已经成习惯了,所以史丹阳的右脚便不自觉地后退了半步,同时她的右手抬起,向着封行之的胸口推去。

    封行之倒是也没有在意,任由着少女的手掌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上,接着他只觉得一股大力自史丹阳的手上传了出来,直接轰在了自己的身上,于是他的脸上立马就是一变,当下他身形连动向后退去,不让这一击落在实处,于是史家的四口人不觉得都有些呆滞了,与封行之认识了这么久,怎么不知道这货居然还有这么好的身手呢,看那副身轻如燕的样子,高手这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昂。

    史丹阳的眼睛瞪大了,她看了看封行之,突然间又想起了什么一般,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然后便扭头去看缪如茵,那股力量是从她手里发出去的,可是那股力量却不是她控制的,既然不是她的那么那样的力量便只能是属于缪如茵了,她记得之前缪如茵握了一下她的手。

    而封行之的目光也在这个时候落在了缪如茵的脸上,他看到那个少女也正在看着自己,而且少女看起来要比史丹阳小上两三岁的样子,当下封行之的眼瞳便狠狠一缩,这个少女在这样的年轻修为便已经达到了化劲吗,要知道这种将力量注入到别人的身体里,也只有化劲的高手才可以做得到,而且还绝对不是那种化劲初期的人。

    封行之笑了,是的他那张年轻而普通的脸上在这个时候居然露出了灿烂的笑意,他的提气纵身飞掠到了史家的房顶上,面向着缪如茵道:“棋逢对手可有兴趣来过过招。”

    缪如茵今天因为是以史丹阳同学的身份来史家做客的,所以倒是也没有穿得很正式,依就是一套白色的休闲服,听到了封行之这话,少女扭眉一笑朗声道:“好!”

    话音落下,她便也腾空而起,而封行之在缪如茵的双脚还没有落到实处的时候便已经身形一动挥动着双掌向她攻了过来。

    “来得好!”少女不慌不忙,双脚凌空向着封行之踹去,然后借着风行之一挡之力便已经飘然落到了封行之的对面。

    “我靠,不是吧,这样子就打起来了!”史丹阳激动得差点想要吹口哨了,而史父,史母还有史丹辰三个人的脸上都有些无奈,话说这两位都是自家的客人吧,所以这样的做客抬举还是初次见到,而且这两位应该也不认识,怎么会一见面便要打一场呢。

    史父在院子里转了一圈,然后吩咐自己的儿子:“丹辰还愣着干嘛,还不快点去把梯子给我搬来。”他要上房去劝架,这两位不管哪位伤到了也不好吧。

    史丹阳笑出了声音:“老爸你还是省省吧,放心如茵不会和封行之动真格的。”

    史丹辰看着自己的妹妹:“看来你对缪如茵很有信心呢,不过我倒是觉得封行之的胜算会更大呢。”

    在史丹辰看来封行之可是男人,无论力量,速度还是体力都要强过女子的,所以一旦时间一长,那么落败的人一定会是缪如茵了。

    史丹阳不满地看了一眼自家老哥,然后双手拢在嘴前大声地喊了起来:“如茵,你给我阔阔地揍那个家伙,把封行之这货给打成猪头。”

    房顶上的封行之脚下一歪,这个丫头还真是个记仇的,至于这么想要看到自己落败吗。

    不过他也只是来得及瞟史丹阳一眼,接着又将自己的全副心神都放在缪如茵的攻势上,心底里可是加了十万个小心,就在两个人刚刚交起手来的时候,他便清楚地感觉到了这个要比自己小上好几岁的少女在实力上比自己更强。

    不过当两个人再次近身搏斗的时候,封行之便压低了声音:“你是什么人为何要接近史家的人?”

    闻言缪如茵却是微微一笑:“封行之这个问题应该是我来问你才对吧,你是谁接近史家的人有什么目的?”

    封行之冷哼了一声:“与你无关。”

    可是就在他分心的这一瞬间,冷不防缪如茵却是变拳为爪直接一爪便抓住了他背心处的衣服,于是只听到“刺啦”一声布料碎裂的声音响起,接着封行之便只觉得自己的背心处就是一凉。

    封行之心下一惊,便忙迅速地向后退去,他的动作虽然很快,可是缪如茵还是看到了他的背上有着一个黑色的刺青纹身,只是那图案却是有些古怪,居然是一个古装的人物……心头微微一动,缪如茵的身形再次向前欺近:“你是九黎族的人,你不是姓封,你是姓邹还是姓屠?”

    封行之的脸色大变,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少女居然在这么短短的时间便猜到了自己的身份,虽然他的背上有蚩尤的刺青纹身,可是一般人就算是看到了这个纹身只怕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那就是蚩尤吧,当下他也不得不说上一个服字:“好眼力。”

    可是不是好眼力嘛。

    九黎族为蚩尤所创,其后人流传至今便分为了邹,屠两姓,所以缪如茵才会有此一问。

    “我名屠苏,封行之不过是我的假名字。”屠苏倒是也很爽快,既然身份已经被认了出来,那么倒不如直接大大方方的承认好了。

    据传九黎族是上古巫族和人族结合后的巫人的后裔,蚩尤是觉醒巫族血脉的九黎族,而在黄帝打败了蚩尤之后便将九黎族的血脉进行了封印,而那封印之玉共为十二块,其上分别刻有十二祖巫的图象,而这十二块封印之玉没有人知道现在何处,但是只要打到了这十二块封印之玉,那么便可以解开九黎族的血脉封印,可以再次造一个蚩尤出来。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