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11,用活人做阴人符使三更
    果然金老大只是派人将缪如茵送到了菁萃女子书院附近,这是按缪如茵的要求,毕竟缪如茵可不希望自己再次成为学校里众人口中的话题人物。紫You阁 w.Ziy

    只是让她意外的却是,屠苏那货居然没有跳着跳着也要跟过来,虽然如果那个家伙提出这样的要求她也会毫不留情的拒绝,可是依着那个家伙的性子来说会这么消停倒是真的让她感到意外吧。

    至于史丹阳……一想到这个明媚的少女,缪如茵便只能再次在心底里重重地叹一口气,好不容易交到一个同性朋友,结果居然这么快便没的玩了。

    不得不说在缪如茵的心底里她还是很看重与史丹阳的这份感情的,不过天要下雨,娘要改嫁,这种事儿也不是她缪如茵说了能算的。

    来回这么一折腾,等到书院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而且书院的大门也已经关上了,于是缪如茵便只能再次翻墙了。

    只是这一次她才刚刚从墙头跃下来,双脚落地的一刻,她居然对上了一双眼睛,那是一双死气沉沉的眸子,而且那眸子里还带着一股浓重的血腥。

    果然每次跳墙都没有看黄历是不对的。

    在心底里暗暗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却是悄无声息地向着缪如茵抓了过来,虽然没有任何的动静,可是那只手却是奇快无比,让人防不胜防。

    不过那只手的动作虽然很快,可是缪如茵这里却是更快的,她反手便握住了那只手,同时一张嘴,一口淡金色的雾气便正喷在对方的面门上。

    “啊!”那一口淡金色的雾气可是金吉之气,只是这么一口,那人便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她不由得放开了缪如茵,一双手紧捂在自己的脸上,同时她的身子也开始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缪如茵也看清楚了这个少女身上所穿的居然正是他们菁萃女书院的校服,所以这位竟然还是自己的同学不成?

    不过她的眼睛却是眯了起来,感觉手上还没有消退的触感,少女的眉头一时之间却是皱得更紧了,那种近乎于寒冷的温度绝对不是活人所可以具有的,所以……

    就在这个时候那本来已经蹲在地上的人,却再次动了起来,她的身子在这个时候居然与夜色融为了一体,就像是一只暗夜蝙蝠一般,隐在暗中随时随地都会爆发出杀招。

    只是对方的花样虽然不少,也许如果换了一个人在这里说不定还真的是会着了这个家伙的道儿,可是这些对于缪如茵来说真的算不得什么,且不说在长白山和老头师傅学艺的时候,老头师傅可是没少干偷袭她的事儿,现在她的身上可是还带着一个鬼师兄呢,这位师兄在没有沉睡的时候,可是不定时地出现在自己身边,而且为了不让自己落下修为也没少操练自己……

    所以……

    夜色中一只冰冷的手再次向着缪如茵的面门抓来,眼看着那长长的指甲就要碰到缪如茵了,可是还不待对方高兴呢,缪如茵的双手便已经后发而先至地一把锁住了对方的手臂,接着便是一拧一推又一拉,竟然生生地将那条手臂给卸了下来。

    “啊!”对方闷哼一声,接着却也不得不从夜色中现身出来,一脸怨恨地盯着缪如茵,这倒是难得地令她那双死气沉沉的眸子里多了几分生机,可是却转瞬即逝。

    “你放开我。”女子的声音冰冷而锋利,就好像她是含着一把刀说出来的这四个字。

    “嗤,说说看吧,你的主人是谁?”缪如茵淡淡地问道。

    女子闻言脸色一变,接着便抿了抿唇一脸防备地盯着缪如茵:“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只不过缪如茵却是所答非所问:“真是造孽呢,我倒是没有想到东港的风水师们居然会如此大胆,想要阴人符使,可以自己寻一处极阴之地驯养就是了,居然会选择极阴之女来以活人炼制阴人符使。”

    女子明显没有听懂缪如茵的话,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你,你在说什么?”

    月亮终于从厚厚的云层里露出头来,柔和的月光洒了下来,也令得缪如茵看清楚了眼前的人,居然是女书院的学生会会长许丹琪。

    缪如茵眼底里的眸光一沉,接着她运指如风,右手的两根手指便向着许丹琪的双眼插去,许丹琪惊呼一声,便闭上了眼睛,而就在这电光火石间,缪如茵的双指却是变换了方向,竟然直接点在了许丹琪的太阳穴上,于是女子便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就眼前一黑软倒在地。

    看了一眼地上的女子,缪如茵的口中念念有词,同时双手结大金刚轮印,接着又变换成为不动明王印,然后又是外狮子印,内狮子印,如此变化了四种手印,然后双手之中居然有着一道淡金色的符印飞出,正印在许丹琪的眉心之间,然后闪了几下那金符便消失在了许丹琪的眉心。

    缪如茵叹了一口气,抬起手腕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指针已经指在了午夜十二点一刻的位置上,所以刚才她遇到许丹琪的时候应该是在午夜零点了,所以做为活阴子的威力才会那么强。

    只是据她所知,许丹琪的出身可是极为不凡,这个风水师居然敢动到了许丹琪的头上,或者是有人花钱请风水师来动许丹琪的不成?

    缪如茵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等这妞醒来问问好了,虽然她可以开启天眼看一看,可是现在这个时间段阴气太重,开启天眼时必会引动天地间的能量波动,只怕同时也会引来一些“好朋友”也说不定呢。

    等待倒是并没有持续太久,不过一刻钟左右的时间,许丹琪便眉头动了动,转醒过来。

    “你醒了。”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

    只是此时此刻许丹琪的眼底里却是一片迷蒙之意,她看了看缪如茵,然后又看看小树林,接着那张冷艳的脸蛋上便布满了惊愕之色:“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当然是你自己走过来的。”缪如茵道:“哦,对了,许会长你的生日是不是阴年阴月阴日的。”

    许丹琪还没有想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走过来的呢,便又听到了缪如茵后面的话,当下她点了点头,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缪如茵:“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这话才一出口,许丹琪的脸色就变了:“现在是几点了?”她父亲曾专门请了一个东港很有名的风水师为她批过八字,那风水师再三交待,因为她是纯阴之女,所以在还没有破身之前切不可在夜里出门,特别是午夜十二点前后,因为以她的身体极易吸引来一些不好的东西,而且为此她父亲还专门请了一个玉佛给她戴在了脖子上。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到“咔嚓,咔嚓……”两声轻响,从许丹琪的身上传来。

    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倒是将许丹琪吓了一跳:“这是什么声音?”

    缪如茵自然也听到了,她的目光在许丹琪的脖子上落了落,这才开口道:“你脖子上应该戴着玉吧。”

    听到提醒,许丹琪忙扯着脖子上的红绳将那玉佛扯了出来,借着月光可以清楚地看到玉佛上已经裂了两道又深又长的裂缝,许丹琪有些心疼地抬手抚了一下,那玉佛居然直接碎成了三块。

    “感谢它吧,它帮你挡了两次灾祸,如果没有这个玉佛的话,只怕你现在已经成为鬼食了。”缪如茵淡淡地道。

    “……”许丹琪有些伤心:“这玉佛我已经戴了好几年了。”

    说到这里,她的声音突然间止住了,她眨巴了几下眼睛,抬头看向缪如茵:“你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

    “你中了别人的招法,那人看来应该是与你有仇,或者是与你家人有仇,所以想要将你炼制成阴人符使,刚才你还在攻击我呢,不过我把你的胳膊给卸下来。”说着缪如茵还很好心地指了指许丹琪的右臂。

    许丹琪这才发现自己的右臂不但不好使,而且正在钻心地疼,她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过却强忍着没有叫出声来,她看着缪如茵眼神里有些惊疑不定:“你,你怎么知道,莫非你是风水师?”

    缪如茵点了点头:“不错,我是一个风水师,而且还是一个很不错的风水师,如果你想要解决你身上的问题那么可以来找我,当然了我的费用可是不低的。”

    说完了这话,缪如茵便一抬手抓起许丹琪的右手在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向上一抬,一送一推,三个动作一气呵成,许丹琪“哎呀。”了一声。

    “好了!”缪如茵给她安好了右臂,便直接摆了摆手往宿舍走去。

    “缪如茵等等我。”许丹琪现在也顾不上右手臂还在作疼,忙叫了一声,便匆匆爬起来小跑着向缪如茵追去,她本来就是纯阴之人,现在这种晚上又刚刚碎了身上的玉佛,怎么敢一个人继续留在这里呢,而且这个缪如茵一看就是个有本事儿的,所以和她一起应该能安心。

    ------题外话------

    推荐游游的新文《鬼面妖妃要逆天》,请大家帮忙收藏下!

    当网游界的第一黑客,杀手界的妖花红昙

    重生于一个毁容眼瞎的弱女身上,

    一时之间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彼岸莲现世。

    一袭红衣艳绝天下,素手翻动搅起天下风云

    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

    筑神基,爆神装,契神兽,炼神丹,修神功……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男膝。

    她说:我欲逆天。

    他执起她的手笑答:那我便陪你踏遍这尸山血海!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