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12,英克斯集团与渣爹一更
    “缪如茵等等我。”许丹琪现在也顾不上右手臂还在作疼,忙叫了一声,便匆匆爬起来小跑着向缪如茵追去,她本来就是纯阴之人,现在这种晚上又刚刚碎了身上的玉佛,怎么敢一个人继续留在这里呢,而且这个缪如茵一看就是个有本事儿的,所以和她一起应该能安心。

    只是缪如茵虽然听到了她的声音不过却并没有停下脚步等她,于是许丹琪便只能靠着自己一顿小跑追了上来,她看着缪如茵:“你能帮我是不是?”

    许丹琪的脑子还是很够用的,她也想得很明白,既然这个缪如茵能看出来自己身上的情况,那么想来她也应该能解决自己身上的问题。

    缪如茵挑了挑眉,虽然人都是东港人笃信风水,可是她却不相信就算是再怎么相信风水的人,在初听到自己成为了别人的阴人符使时,居然还可以这么淡定,之前在书院里的时候,她与许丹琪倒是没有过什么接触,不过现在她对于这个少女倒是多了一些兴趣。

    “你不怀疑我说的话?”这接受能力是不是有些太强了一点了。

    许丹琪一笑:“我为何要怀疑。”

    好吧,一时之间缪如茵居然有些不知道应当如何来回应她这个问题来了。

    “我知道我的身体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虽然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可是我却还是能感觉到身体的不对劲儿,我也去过医院,只是做完全身检查得出来的结论却是我现在很健康。我家里也与一些风水师交好,所以这些东西我从小也接触过……”

    许丹琪倒是难得的十分坦诚。

    缪如茵这个时候插话道:“那遇到了这种事儿你应该去找和你们家里相熟的风水师才对啊。”

    许丹琪含笑摇了摇头,只是那笑容里却是有些苦涩的意味:“现在与我们许家交好的风水师,与我继母的关系也是极好的,而这一次的事儿想来应该也是他们当中的一个人给我下的阴招,所以……”

    所以她又怎么会去找那些人呢。

    缪如茵听明白了许丹琪的意思,她微微点了点头,有句话说得好有后妈便有后爸,这种说法绝对是正确的,毕竟对于男人来说枕边风也是很管用的,如果枕边风不管用的话,那么历史也不会有那么多为了美色而误了江山的昏君了。

    许丹琪的声音顿了顿:“我爸爸只有我一个女儿,他与我继母之间倒是并没有孩子,只是我继母却带来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年纪虽然都比我大,也不过一个大我两岁,一个大我半岁罢了,在我爸的眼里那一儿一女处处都是好的,至少要比我这个亲女儿好得多,而且家里不管发生什么事儿,哪怕与我无关,他也会把错归在我的头上,我曾经质问过他,为何要这么对我。你知道我爸怎么说吗?”

    缪如茵没有说话,看着身边少女那双紧握的拳头,她是那么用力以至于指节处也都泛起了苍白,现在的许丹琪其实只是需要一个听众罢了。

    果然只听到许丹琪一声冷笑:“那个男人居然说谁让我是他的女儿,所以我就活该受委屈,而且那个男人甚至还说如果不是有我母亲生前留给我的那些股份的话,他都不会让我进菁萃女书院来读书,因为开销太大了。”

    缪如茵的眼光变得有些奇异,尼玛,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当爹的,居然会喜欢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子女,而将自己的亲生女儿弃之如敝履,这样的爹俗称渣爹。

    许丹琪那张美丽的俏脸上也是流露出一抹恨意:“那个男人告诉我,养我还不如养一条狗,因为养狗的话会对着他摇尾巴,而我没有长尾巴自然也无法做到对他摇尾巴了。”

    说着许丹琪看向缪如茵的目光不由得越发亮了起来:“缪如茵如果你能帮我,我愿意付出我的一切,哪怕是我的灵魂我也愿意,只要能让许家的英克斯集团彻底垮掉,我就算是死也乐意。”

    缪如茵眯了眯眼睛,要知道英克斯集团可是一家跨国集团,涵盖了房地产,服装,船业三大领域,在整个东港来说排名第一的自然是柳氏集团,而排名第二的赫赫然正是英克斯集团,而按说许丹琪已经继承了她母亲的那部份股份,那么就算她那个渣爹渣到死后什么也不留给自己的亲生女儿,每年光是英克斯集团的分红也是不小的一笔呢,她居然想要英克斯覆灭。

    许丹琪一咬嘴唇:“我母亲手上只有英克斯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她去逝之前将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全都转到了我名下,只是那个时候我还小,所以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便由我父亲来代为打理,而就在那个时候他便千方百计地想要骗我将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转到他的名下,可是我却牢记着母亲临终时的交待,这些股份不能让给任何人,所以他才没有得逞,可是现在如果我出了意外那么这些股份自然便是他的了。”

    缪如茵低垂着眼帘什么也没有说,许丹琪却是叹了一口气继续道:“最近这三年来我的身边总是意外不断,我好好地正走路呢,结果却有一个花盆从楼上砸下来,然后就落在我的面前,只差一点点就会砸到我的脑袋。我开车在路上的时候,居然会碰到失控的卡车向我撞来。我准备洗澡的时候,浴缸居然会漏电,如果不是我的宠物狗跳了进去,那么死的那个人便是我了……”

    缪如茵笑了笑:“可是你又怎么确定我就能帮到你呢?”

    “因为你是风水师,我知道风水师们也都是有自己的产业的,所以只要你能帮我那么我愿意将我名下的那百分之三十的英克斯股份转到你的名下。”许丹琪显然已经不只一次有这样的想法了,否则的话她也万万不可能这么快就做出决定,只不过是因为她一直没有找到可以托付的人罢了,而现在她既然找到了,那么自是不肯放过了:“请你相信我,我是真心诚意的,我知道你们风水师的手段很多,请你们做事儿也是需要付出高额报酬的,所以这百分之三十股份就权当报酬吧。”

    其实在说到这里的时候,许丹琪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如果真按她所想一样毁掉英克斯集团的话,那么这所谓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也不过只是一堆没用的废纸罢了。

    “好,我可以答应你,不过只是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却是不够铁。”缪如茵笑眯眯地看向许丹琪,从许丹琪的面相上她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少女绝对不是短命相,而且正好相反,她还是有福之相,她面如朝霞地格方圆,这样的人都是有大造化的人,只不过她的时运还未至,在未来的几年里她只怕会很辛苦。

    不过……很讽刺地却是她居然是她那个渣爹的天乙贵人,也就是说这几年英克斯集团能获得如此突飞猛进地发展,与许丹琪真的是分不开的,说白了这个丫头根本就是旺父运的。

    可笑她那个渣爹白认识了那些所谓的风水大师,居然不知道他命中的贵人就是许丹琪,而那些风水大师们到底是真的没有看出来呢,还是看出来了只是出于某些目的没有告诉许父呢?

    想要毁灭一个集团很简单,可是想要重建一个英克斯集团却是太难了……一时之间缪如茵的心里便又已经有了一个好主意。

    而这个时候许丹琪却是已经迫不及待地问道:“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不够,那么我可以把我自己抵压给你。”许丹琪可以说除了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外,再就一无所有了。

    缪如茵笑了,她眼底里对于这个少女的赞赏之意却是更浓了起来,刚才这个少女毫不犹豫地便决定拿出来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其间她居然完全没有考虑过她以后的生活问题,那么也就是说她笃定就算是没有那些股份在手她也可以生活。这样的人才是生活的强者,而她缪如茵一向喜欢和欣赏生活的强者。

    当下缪如茵点了点头:“好,那你以后便是我的人了,不过今天我将那道附着在你身上的阴灵赶走了,只怕那下招子的风水师也会有所感觉,如果这事儿真的与你家里有关,只怕明天他们也会让你回家一趟的,而那个给你下招法的人一定也会在你家。”

    “明天我会小心的,不过明天咱们最好先去趟律师事务所,我将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转让给你,也好让某些人可以死了这条心。”许丹琪脸上的笑容温柔而冷酷,看得出来她是真的被她那个渣爹伤透了心。

    既然已经决定了那么缪如茵自然便不会矫性了,当下她点了点头:“好,那明天我们便先去律师事务所。”

    而那个敢于用活人来炼制阴人符使的家伙,她也是真的很想要会一会,要知道这样的事儿可是有损阴德的,本来风水师这行便犯五弊三缺的,居然还有人敢下这样阴损的招法,这是摆明了不想要好死了吗?

    这样的人既然遇到了,那么她便也想要送对方一程呢,更不要说现在许丹琪可是她的人,虽然没有开天眼看过,可是从许丹琪的面相上她还看出了一件事儿,那就是此女一旦从商,那么便一定会成为一个商界传奇般的人物。

    本站访问地址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