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6 买房
    从书店里出来,把杨欣送回家之后,李文秀也没有继续在街上闲逛,此时的松平毕竟还是小了一点。

    98年国内真正能够出现那种现代化城际线的城市其实并不多,毕竟改革开放才刚刚经历了头二十年,这二十年的积累,虽说已经是以一种震撼世界的速度在前进,但是毕竟很多东西是要靠时间去堆积的。

    松平县作为内陆一个并不发达的县城,无论是发展的速度还是发展的规模,都远不如东部沿海城市来的迅速和凶猛。

    如果预料不差的话,想要达到中等城市的规模,那还有非常漫长的一段路要走。

    中国人的乡土观念其实一直以来都比较重,可能有人会问及李文秀严格算起来并不是城里人,但是事实上,上辈子李文秀有大半的时间是住在城内。

    反而是梅子岭的回忆要淡漠很多。

    对这座县城,他自然不仅仅只是这辈子的记忆那么简单。

    回到店里。

    李日和跟刘金兰还是忙的不亦乐乎。

    两人做了大半辈子的农名,在地里找吃的,其实人也比较单纯,虽说刘金兰的性格像极了那种土里土气的农村妇女,或者说,本质上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但是李文秀的努力却也并没有白费,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变化也是明显的。

    蓬松的头发耷拉在肩膀上,上半身穿着一件翻边的白色小领口衬衫,将近一年的时间待在店里,肤色也要好上很多,说是城里人,估计也没人怀疑。

    只是一开口,李文秀顿时就被自家老娘的性子给折服了。

    “又去哪里浪荡了,一天到晚也不见你回趟家,这家里倒是比走亲戚的次数还少了。”

    听自个老娘不关痛痒地抱怨了一句,李文秀也是没脾气,反倒是李日和脸色平淡,埋头在那里清点今天早上刚到的一批货。

    李向前跟王金枝在边上忙活的时候,看到他被刘金兰奚落,也是帮腔说了两句,气氛还是很和谐的。

    人其实并不复杂,很多时候,脾气好的,坏的,其实也是被逼出来的,不是有句话叫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吗。

    有了新工作,挣得钱也多了,性格自然就会慢慢变好,生活好了,人自然就能修身养性,这也是为什么人家说三代人才能培育出贵族的原因。

    说实话,三代人那还是少说了,真要给你一个富贵的环境,三代人还真不见得能培育出那种从里到外都透出一股子贵气的人来。

    毕竟物质上的富贵,并不意味着精神上的崇高。

    “妈,二丫头呢?”

    “上课去了。”

    “还上什么课,这不都放假了。”

    李文秀也是纳闷。

    高考才考了一天的功夫,还有好两天的假期呢,这会儿上什么可,再说了,就二丫头那个性格,放假的功夫她能在教室里坐得住?反正他肯定是不大相信。

    二丫头上辈子就不是块念书的料子,要不是后来逼着她要考大学,估计连个大专的文凭都混不上。

    反正是闺女,刘金兰跟李日和也不强求,儿子能考上大学已经是家里祖坟上冒青烟了,还指望什么。

    “去上补习班了。”

    李文秀一听是这么回事也就明白了,这记性,还真记不住事,也难怪老娘隔三差五就说他不长记性,二丫头上补习班这件事情他也知道,开年回来李日和就跟他说过这事。

    只是上补习班到底有没有用,李文秀还真不敢打保证,补习班这个东西,他老是觉着不怎么考得上,信则灵的一个玩意儿。

    不过刘金兰竟然舍得掏腰包让二丫头去上补习班这事,多少还是有些出乎意料。

    说了会话,见店里来了人,李文秀也不继续待着就麻溜地上了楼。

    还没到饭点,二丫头果然回来了。

    一到家,见他这个做哥哥的竟然窝在房间里蒙头睡大觉,顿时就不乐意了,小嘴巴觉得老高,愣是拉着他起来陪她玩。

    不到十来岁的小姑娘,性子野得很,李文秀也是好奇,说到底是像谁呢?

    家里四口人,他老子是个闷吞性子,平日里没事的话,半天也不说句话,老娘跟炸弹似的,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二丫头倒好,以前还没觉着呢,进了县城,这小丫头越发地野了,连他这个做哥哥的都够呛,想着将来一准儿是个坑哥的。

    “你说说,你在学校里都干些什么?”

    一般正经地,李文秀难得坐那里老老实实跟二丫头说会话,这小东西一看他脸都板起来了,哪里还不知道要糟糕,一双大眼睛鬼精灵地乱转,嘴里东扯一句西拉一句,半天就是不说到正题上。

    遇见这么个妹妹,李文秀也没辙,只好不搭理她,谁知道二丫头这会儿反倒是不怕了,竟然撅着嘴巴坐到他腿上,身上还带着点奶香味。

    “哥哥,我们班上有个男孩子,可讨厌了,一天到晚就知道调皮捣蛋。”

    “那你说说,他都干啥了?”

    李文秀这会儿也懒散,但是还是耐着性子问了句,没想到二丫头一句话,差点就把他给弄得跳起来。

    “他把我们班一个女生的裙子拉下来了,还打人家屁股。”

    李文秀一听,顿时就愣在那里。

    这特么的,还真是够皮实的。

    “那他欺负你没有?”

    “他敢,我打死他。”

    二丫头一句话差点把李文秀给呛个半死,这还是他妹妹吗?李文秀简直就有些怀疑人生。

    吃过饭。

    李文秀坐店里没事,眼皮耷拉在一起,眼睛突然飘到前头路边上晾着衣服的栏杆上,来来往往的车流疾驰而过,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

    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句。

    “妈,要不咱们家在县里买套住的房子吧,你跟我爸老是挤在店里也不是办法。”

    刘金兰正在那里跟金枝说话呢,一听儿子这句话,顿时就来劲了。

    “买房子做啥,又不是没地儿住,再说了,在县里买了房子,那家里的怎么办?”

    她还是有些农村人的思想,想着家里已经有了套房子,在县里又买一套,总共才几个人,也住不上几回,还不如向前家媳妇想得通。

    “金兰,要我说,你们家也是要买套房子,再说了,秀伢也不缺那两个钱。”

    说到底,李文秀也听明白了,他老娘还是舍不得花钱,真是以前给穷怕了。

    不过这样不怪刘金兰小家子气,儿子有多少钱,她还真有些闹不明白。

    其实买房子的事情,李文秀想了很多次,梅子岭往后肯定是回去的越来越少,可能上高中这会儿,他还能每逢过年的时候回去住上一段时间,但是真要等上了大学,那估计一年半载也回去不了一趟。

    即使回来了,多半也是待在县里,不买个地方住,还真不是很方便,一家人老是住在店里也不是回事。

    二中那边店里的房间本来就不够,现在店里除了王娟以外,还有另外几个小姑娘,几个人挤在一起住,短时间还行,时间一长,肯定是行不通的,你总不能一直逼着人家小姑娘不结婚不是。

    不说别人,就是王娟,年初的时候也听说家里要给她说亲。

    其实到了王娟现在的地步,说亲是真的没必要,但是不管怎么说,人家也不可能单身一辈子。

    再说了,一旦自己毕业了,总不能还住在那边,这样一来的话,买房子自然成了一桩大事。

    “你跟你爸说说,这事我管不了。”

    被金枝一说,刘金兰也有些意动。

    买房子肯定是好事情,只是她心底还是有些不放心。

    见自个老娘松了口,李文秀自然不含糊,晚上就跟李日和商量了一下。

    第二天一早。

    李文秀就打电话把黄小波叫了过来。

    自从去年8月份黄小波找他说了心里的想法之后,李文秀就把黄小波安排在另外一家便利店里做事情。

    这家伙做事勤快,头脑也灵活,那家便利店跟他父母管着的几乎是同一时间开张的,但是人家的业绩现在已经是自家这间店的两倍。

    不过李文秀也从来没跟李日和还有刘金兰说过这事情,免得自家老娘心里不痛快。

    李文秀也没想着靠李日和跟刘金兰做多大的事情,这间店说白了就是给父母找点事情做,别说业绩不如别人,哪怕是赔本的买卖,他也是不在乎的。

    没道理自己挣了钱,做父母的连这点红利都享受不到,那不是他这个做儿子的该做的。

    “要喝什么自己倒!”

    跟黄小波说话,李文秀向来就不客气。

    不过被一个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人直呼名字,黄小波也不觉得奇怪,在店里做了快一年的时间,他对李文秀的了解,远不是以前能比的。

    当然,黄小波自己的成长也很快。

    一开始李文秀其实是把他放在王彩霞那边,整整熬了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后来才慢慢放手让他单干,现在能做店长就说明了问题。

    “不用了,小老板你找我什么事情?”

    黄小波这个人比较稳重,尤其是跟杨彪相比,李文秀还是很满意的。

    “我听说你以前在中介所干过,咱们县里买房子的事情你能办吧?”

    黄小波一听是这么回事,心里也就敞亮了。

    “这事能办,我老婆现在还在那边上班,你要买房子还是?”

    “我自己买,回头你找嫂子帮我看看,推荐几个地方,我让我爸妈去看看。”

    黄小波有路子,李文秀自然省的去自己找,买房子对他来说,现在真算不上是什么大事,只不过碍于自家老娘的面子,李文秀还是要把事情看得重一点,免得回头又被她数落。

    “有什么要求没有?”

    “这样吧,你先让嫂子看看,我其实也没什么要求,能马上住人就行,重新装修的事情,年底再说,我给你10万块钱的预算,房子大一点没关系,最好是带院子的那种,交通如果能便利一点那就更好了。”

    李文秀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黄小波想了想,也没觉着有什么难度就答应了。

    两人又说了会闲话,他就回去了。

    等回到店里,黄小波没敢把这事拖着,毕竟不管怎么说,李文秀还是他的大老板,而且还是分量很重的那种老板。

    跟店里的几个员工交代了两句,就直接推着摩托车出门往回赶,这个点还没下班,他老婆还没回家,黄小波只好又去了一趟中介所。

    把人叫出来,夫妻俩就站走廊下面唠了两句。

    “火急火燎的,咋啦?”

    黄小波的老婆人还不错,是个挺贤惠的,虽然人不大漂亮,不过性子好。

    “你们所里有没有比较好的那种房源。”

    “你要买房子?我也没听你说这件事啊?”

    黄小波一直想搬出去住的事情,他老婆是知道的,自家男人跟公公一直看不对眼,买房子是迟早的事情。

    “不是我,是李老板要买房子,他托我把这事情办了。”

    一听是李文秀要买房子,他老婆也就明白了,心里也上道,知道这是顶大的事情,自然不含糊。

    “好的地方有是有,就是价格不便宜。”

    “你就别操心这个事了,旁人担心这个问题,你也不想想是谁买房子,别说贵,就是再贵也不是问题。”

    黄小波是真不给李文秀省钱,不过这也是实话,李文秀虽说只给了他十万块钱的预算,但是真要有合适的,黄小波也不认为他掏不起钱。

    要是李文秀掏不起买房子的钱,那估计松平就没人住得起那种房子了。

    好在他媳妇也是个明白人,不过嘴里还是忍不住有些好奇地问了一句:

    “他给了你多少钱?”

    “这个数!”

    手上比出一个数字,黄小波没好气地白了自己老婆一眼。

    “十万块?还真不少,那我知道了。”

    说实话,她是真有点吃惊,一口气就掏十万块钱买房子,说不羡慕那是不可能的,不过心里也知道这种事情,羡慕是羡慕不过来的,再说了,自己男人跟着这种人做事情,将来指不定也能小福安康,想到这里心里又利索了不少。

    “你别知道了,这事情要马上办,我看李老板他蛮急的,最好是这两天就把事情办利索了,以后好处少不了咱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