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双胞胎的勾引计划
    港城,夏夜,这晚有些闷热,江澈被困的独栋别墅周边并不繁华,草木生长,灯光稀疏,除了偶尔虫鸣,也不嘈杂。。

    负责看守的人里,有几个睡在屋里客厅的沙发上,另有守夜的,前前后后,三三两两的在墙根铺了席子,坐下打牌,喝酒。

    工作实在太轻松了,最初来的时候,因为知道看守的是钟家的小姐,心里还有些紧张,但是一个多月下来,气焰渐长,原有的敬畏和恐惧已经全部消失。

    至于新来那几个背景不明的大陆乡下人,就更不用说了。在这个年代,大部分的港城人都还没有意识到变化的出现,在他们眼里,大陆,都是乡下,大陆人,都是土了吧唧的傻冒。

    钟家那几位暂时顾不上这里……

    按照钟放的交代,他们不敢对屋里这些人怎么样,但要说有多客气,多尊重,多小心谨慎地伺候,抱歉,也没有。

    他们是混的。什么叫以礼相待?不懂,总之不出事就好了。

    二楼,环形围廊一头,薄纱窗帘透出灯光,一个人影站在那里。姐姐钟真小声对妹妹钟茵说:“小大师这两天好平静,看起来好像不打算做什么。”

    “恩”,钟茵躺着,苦着脸点点头,哀怨说,“我觉得他好像在等大伯和二伯来谈,也不慌。而且特意跟我们保持距离。”

    “所以……”救星好像并不打算救人,钟真苦笑一下,说,“我们俩没准就要被这样关上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到老了。”

    怎么办啊,心有灵犀,姐妹俩都在心里问了一声。

    “要不我们去色(和谐)诱他吧?”钟茵猛地一把坐起来,双眼睁得老大,看着姐姐说:“唯一的希望啊,要让他站在我们这边……没别的办法了。”

    钟真愣了愣,“可是,你喜欢男人吗?我们……”

    “……可是我们也没跟女人好过啊,就是自己以为而已。”钟茵说:“没准其实喜欢男人呢?要是真要关上几十年,干脆,趁这个机会先把这个问题搞清楚,不然多可悲啊。”

    钟真还在犹豫。

    钟茵一咬牙,突然从床上跳起来,扑住姐姐,一口吻了上去。

    钟真整个懵一下。

    “舌头啊。”钟茵退开一点说,说完又扑上去。

    牙关,开了。舌头,试探着,碰一下,缠动。

    好像感觉不是很强烈啊,又是心有灵犀,钟茵把手抬起来,朝钟真胸口攀了过去,喘息说:“你也来。”

    钟真:“嗯。”

    楼下的混混们抬头看窗帘上的两个黑影……这是什么情况?看不懂啊。

    三分钟左右,姐妹俩分开……

    “好像你的大一点。对了,你感觉强烈吗?”看看自己的手掌,钟茵问。

    “好像,不是很厉害。”钟真说。

    “我也是。”钟茵低头看一眼自己有些凌乱的衣领,抬头说:“要不,去试试吧?真没别的办法了。”

    “哦。”有一个很合理的动机在,钟真点头,问:“那,谁去啊?”

    钟茵想了想,“一起吧?”

    钟真:“……嗯。”

    命运相关……决心下定,姐妹俩豁出去了,换了一红一白,一样款式的性感睡衣。

    …………

    江澈这边的房间里,原有的枕头太高了,曲冬儿现在枕着江澈叠好的一件棉t恤,毛毯不盖,侧身抱在怀里,睡着了,眉头舒展,呼吸平稳。

    她刚刚听了一段名为《哈利波特》的故事,大概在梦里,正骑着扫把飞行吧。

    曲冬儿的阅读面有点广了,而且快八周岁的年纪,什么灰姑娘、丑小鸭之类的,都已经上不了台面了,江澈一时兴起,凭记忆给她讲起了哈利波特的故事……

    冬儿睡着前,他刚讲完空中球赛的整个剧情,没有当断章狗……所以冬儿现在睡得很安稳。

    但是还有一个问题,这几个房间都没有窗帘,看痕迹像是为了方便看守的人观察情况,故意扯掉的。

    有蚊子,不少。

    江澈坐在床边,单手挥出去,在空中迅速一握,他这样在抓蚊子……因为怕拍手的声音,把冬儿吓醒了。

    偶尔能干掉两只,但是多数时候,只能把蚊子暂时赶走。这玩意总的来说实在防不胜防,江澈仔细看了看,冬儿的手臂、小腿,不知什么时候被咬的,都已经红通通好几个包,就连脸颊上都有一个。

    睡梦中,她抬手挠了挠脸颊……皱一下眉头,继续睡去。

    陈有竖蹑手蹑脚地推了门进来,小心翼翼关上,整个气场温和得让人别扭,因为和他平时反差太大。

    大概冬儿是江澈见过唯一能让陈有竖呈现这种状态的人。

    低头看了看冬儿熟睡的样子,陈有竖憨厚而温和地笑一下,低声对江澈说:“冬儿真的是很坚强,也很勇敢啊。”

    是啊,这种处境,一个小丫头,说不懂肯定也懂一些,能有这种表现太不容易,江澈突然在心底笑一下……因为他想到了一个词,平稳气场。

    好徒弟。

    “其实,我在被义父收养之前,也有个妹妹相依为命。”陈有竖坐下来,犹豫了一会儿,突然开口说:“那年,爸妈没了,她也是冬儿这么点大……也喜欢把饭扒我碗里,然后揉着肚子,说自己小小的,吃一点就好饱。后来……”

    陈有竖的眼眶一下通红。

    妹妹去哪了,江澈没问。

    “澈哥,换我来吧,我手快。”陈有竖偏过头掩饰了一下,调整情绪,抬手捏死一只蚊子,说:“澈哥你去睡一会儿吧,我睡过了。”

    “那也行。”江澈点了点头,笑着说:“其实白天也可以睡,反正也没事做。”

    他起身走到门口。

    身后的陈有竖犹豫了一下,说:“澈哥,那你打算……”话问一半,他停住,觉得自己这么问大概不合适。

    江澈没介意说:“至少现在安全有保障,等两天,有可能的话,我见一下钟家的那两位,钟承德,钟承运,先谈谈看。这回是我疏忽了,冬儿在这,但凡有危险的方法,我暂时都不想试。”

    陈有竖点了点头,没再问,他对江澈一直很信任。而且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江澈其实有主意,只是还没拿定而已。

    另一边,江澈突然主动感慨了一句:“唉,那个钟承期啊,手里拿着大律师行公证的遗嘱,却一点有效行动都没有,这人太废了。”

    这话里透着遗憾,江澈没再说下去,其实在他心里,但凡钟承期那边能折腾出一点动静和希望,我都有可能钻到空子,也换个思路,帮一把。

    …………

    门外,双胞胎姐妹恰好听到最后这一句,互相看了看,眼神中难掩失望。

    一是因为她们的爹,就这么跑了,躲着,一个多月了,真的很让人失望。

    二是因为江澈话说到这么透彻,她们的色(和谐)诱计划,似乎没有继续下去的道理了,好可惜。

    姐妹俩没主意了,无措至下只能暂时退走。

    回到走廊另一头自己的房间里,互相看看,小大师那里没办法的话……那个不吭声的大个子?

    好像不行,他看起来人跟木头一样,而且只负责听话。

    那……就剩一个了。

    剩下那家伙整天没正经的轻浮样子,看起来确实很容易诱惑啊,虽然本身大概没什么用,但是他在小大师面前的表现,又好像地位很高,说不定就能影响小大师的决定。

    正犹豫着,敲门声。

    “谁?”

    “我。”

    “……小大师欸。”钟茵压低声音,眼神亮一下,看着姐姐,用气声说:“来了……那个,我们……”

    钟真郑重地点了点头。

    钟茵把睡衣肩带拉了下来。

    姐姐照做……

    “方便进来一下吗?”门外,江澈又问。

    “嗯。”姐妹俩用尽力暧昧的声调应道,然后起身,一起走到门边,打开门,准备好姿势、眼神……

    江澈进门,目不斜视从两人之间走过去,走到窗口。

    姐妹俩站门口,有些糊涂的互相看了看。

    “我发现你们这有窗帘……”江澈说。

    “嗯。”姐妹俩应,不懂他什么意思。

    江澈有些尴尬说:“那什么,你们是大人了,对吧,我那边有孩子,而且,大概你们说窗帘没了,再要,也不很难……”

    钟茵:“嗯?”

    江澈指了指窗帘,“能不能借用一下?孩子一身包。”

    “……哦。”竟然是来要窗帘的?就算是,你就没注意到点别的吗?这感觉,很荒唐啊,两人条件反射哦了一声。

    “谢谢。”江澈说。

    于是,姐妹俩肩带都忘了提,姿势和眼神也忘了收,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爬上桌子,小心地把窗帘拆了下来……

    然后,捋平整,抱怀里,拿走了。

    门重新关上。

    门外,江澈抹一把汗,长出一口气,心说:

    “看姐妹俩衣衫不整的样子,竟然是姐妹花互相……百合,还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打断人家的好事了,有点尴尬啊,早知道就先偷听一会儿了。”

    门里,姐妹俩互相看看……好委屈。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