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该走了
    江澈并不知道,他刚刚走出双胞胎闺房的那几步,要是慢一点,就好了。

    由于挫败感产生的愤怒,愤怒引发的冲动,冲动下定的决心,站他身后的那位,妹妹钟茵,其实已经准备冲上去最后一搏了好吗?

    冲上去,把“前胸贴后背”这个描述从一个人演绎,变成两个人。

    然后,站前面的姐姐也会跟着过来,把整个局面变成一块三明治。

    人钟家姐妹为了前途命运,已经豁出去了好么?男儿一世,能被这样双闪现双大招生扑一次,再成功反杀,简直人生巅峰好么?

    杏花婶教方言那次不算,那次他被秒了。

    轻轻,“砰。”门关上了。

    一个男人走进有两只小白羊和一副窗帘的房间……选了窗帘……纱的。

    关门的声音余音绕耳,钟真和钟茵姐妹俩互相看看,问题现在严重了,已经不是她们俩喜欢公还是母的问题了,是公的……好像对她俩毫无兴趣。

    另一边,江澈对于自己的平稳气场感觉很得意。拿来窗帘挂上,终于能把先前只敢半开的玻璃窗整个打开,屋里的闷热顿时消减不少。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时间,他开开心心,认真仔细,在抓蚊子。

    闭目,感知,差点睡过去……真的没蚊子了。这真是一个很充实,很有意义的晚上啊。

    第二天一觉睡到了中午。

    迷迷糊糊中,胳膊被一双小手抓着,摇晃几下,“哥哥起床,一会儿吃午饭了。”

    江澈翻身,睁眼,一张明净带笑的小脸蛋映入眼眶。冬儿自己能洗漱,而且会梳头扎小辫,这让江澈三人轻松了很多。

    抬手刮一下她挺直的小鼻子,江澈起床,进卫生间洗漱一下,然后伸展着身体出来。

    等在门口的冬儿迎上来,仰着头,特别着急说:“哥哥,有件事我想了一上午了……”

    江澈伸手揉一下她脑瓜,笑着问:“什么事这么难啊,我们冬儿都想不出来?”

    曲冬儿眼神认真说:“那个,伏地魔长得很丑对不对?”

    这么着急就问这个?江澈笑一下,点头道:“是的,他是光头,光眉毛,而且鼻孔堵住了……倒是赫敏长大了会很漂亮。”

    “嗯。”这很符合冬儿的想象,坏人丑,好人漂亮,她带着期待又问:“那哈利波特呢?”

    “他……”要不要打碎小冬儿的美好想象呢?江澈犹豫了一下,冬儿这两天对哈利波特实在是太着迷了,想到这,小心眼的江老师果断说:“哈利后来变成了短平脸的大胡子。”

    “这么短,这么平……然后这样,一圈大胡子,喝个面汤,就挂一脸面条……吹个气球,气球就破了。”他一边比划,一边具体描述。

    “啊?”曲冬儿好难过啊,用力摆手,说:“不要不要,那哈利还是不要长大好了,就用魔法,定住。”

    江澈无情说:“这个定不住的。”

    “是吗?”一阵冥思苦想,终于有主意了,曲冬儿说:“那他可以去抓唐僧呀。”

    江澈:“……那个,可是唐长老也很可爱的。”

    “也是哦,那怎么办?”冬儿心软了一下。

    江澈想了想,说:“那个唐僧的脚皮……不知道哈利波特吃不吃。”

    “咦……”曲冬儿一脸嫌弃,皱着鼻子说,“哥哥说的好恶心,我都要吃不下饭了。”

    两人就这么一边说笑着,一边牵手下了楼梯。

    楼下看守的混混们都看着……新来这几个加火,看起来实在太安逸了。

    关于这一点,混混们私下已经讨论好多回,为什么这几个大陆仔会这么稳,连一点被软禁的觉悟都没有?

    好奇心总是难免的,只可惜,他们一般也不敢和江澈等人有超出必要的交谈。

    …………

    下楼其实就是为了拿饭,这里的饭每天固定有人送来,饭加菜就一个餐盒,不能点菜。

    三天了,安全有保障,没人喊打喊杀,除了不能出门,也还算自由。

    江澈被软禁的生活大体跟宅男差不多,除了没有电脑和网络,大概比宅男还有趣些,而且不用自己叫外卖,也不用付钱。

    可问题……

    “又是卤肉饭,又是卤肉饭,三天了……妈的你们港城就一个饭馆是吧?”

    肚子是饿的,但看着餐盒里,白饭上一团黑乎乎的碎肉,还是腻得慌,郑书记骂骂咧咧几句,闭眼睛连肉带饭扒进去一大口……

    要随时保持体力啊,万一老江突然说走呢?

    “呕……”一阵反胃,差点吐出来,郑书记干呕一声,抬头满是怨念说:“对了,老江,你到底什么打算啊?”

    “计划是想等见一下钟承德、钟承运的,先把钱要来。”江澈拿筷子戳着餐盒,神情不太在意的说道。

    他确实是这么打算的,分量重的话,就应该对够分量的人去说,钟放现在是小人得志,而且对江澈存在先入为主的固有印象,忽悠不着也正常,所以江澈计划见一下他爹他叔,在他们面前去加人设,然后谈一下好好合作,和气生财的问题。

    不过人三天还不来,江澈有点不耐烦了,而且看样子双胞胎姐妹的那个爹似乎一时半会儿还不容易被逮住,这事是重中之重,不解决了,他两个哥哥自然没心思跑来理会江澈这边。

    万一他们再拖一个月,或还不止,怎么办?手握一百零八种套路,敌军不来,是什么鬼?

    正想着,旁边郑书记突然拿筷子点一下曲冬儿道:“冬儿也吃腻了吧?瞧你这小眉头皱的。”

    曲冬儿摇头,着急辩解说:“才没有,你看错了。这是肉呢,以前都没得吃,怎么会腻?我也要吃饱,才有力气……”

    “你可不是这个道理,你应该吃少点。”郑书记逗她说:“因为你是要被抱着跑的,所以越轻越好……”

    冬儿愣了愣,扭头问江澈,“是这样吗?”

    “别听他瞎说,冬儿要努力吃饱长身体才对。”江澈在这方面的观念和传统家长一样,总觉得小孩子能吃吃越多越饱越好,其实科学角度,吃七八分饱才是最好。

    “嗯。”曲冬儿最听江澈的话了,闻言乖巧地点头,用力扒着餐盒里的饭,然后,“呕……”

    跟郑书记一样,她也一声干呕。

    然后咬住牙,忍着不吐出来。

    江澈连忙上前帮忙轻拍后背,柔声说:“吐掉吧。”

    “唔。”曲冬儿把一口饭吐出来,擦了擦嘴,内疚地看着江澈说:“哥哥对不起,我太矫气了……肉都吃不下,这个天下都容不下我了。”

    “呃?”江澈震惊一下,说:“这么严重?”

    曲冬儿点点头,“豆倌奶奶就是这么骂他的。”

    一时间在场另外三个都笑出来……

    笑完江澈哄了冬儿几句,然后说:“看来是该走了。”

    郑忻峰和陈有竖互相看看,老江不是一直稳着不急吗?刚还说呢,这一分钟不到,就又改主意了?最后由郑书记发问:“怎么突然又说走了?不见那俩混蛋了?”

    “不见了,不能点菜这一点,不能忍了,冬儿都吃不下饭了。”江澈说出来理由,然后又加了一句:“出去要报仇啊。”

    郑书记:“……”

    …………

    小大师又敲门了。

    钟家姐妹互相看看,紧张站起来,心里有些期待,难道他太迟钝,现在才意识到昨晚的情况不寻常?

    开门,人进来,径直靠近。

    姐妹俩互相眨了眨眼睛,有点解气,还有点得意。

    结果,江澈看了看她们手里的餐盒,抬头问:“你们也是卤肉饭啊,有没有别的菜?我那边孩子卤肉饭吃腻了。”

    钟真、钟茵:“……”

    难掩失望,“没有吗?”

    强忍愤怒,“……没有。”

    钟真和钟茵终于彻底明白了,美人计?不存在的。如果现在她们餐盒里有别的菜,面前这头雄性动物,就会选菜……跟昨晚选窗帘一样。

    不过这回,人没有直接关门就走,他说:“那,帮我个小忙吧?其实也是帮你们自己。”

    钟真和钟茵好想不理他,但是,是啊,帮自己……姐妹俩点头,凝神倾听。

    “今天开始,没事多去客厅坐一坐,互相多聊一聊我的事吧,电影投资什么的。”江澈说:“谢谢。”

    “嗯……就这样?”

    “对的,就这样。”

    江澈出门,郑书记在围廊拐角等他。

    “你跟我来。”

    江澈带着他,走进房间卫生间。

    卫生间窗口下,混混们聚了有七八个在一起,抱着一台收音机,握拳拼尽全力在喊:“3号,3号,3号……”

    又赌马。港城跑马的文化历史悠久,深入社会各阶层,这帮人三天两头就得这么抱着收音机喊一回。

    但是,此刻收音机里传来的声音,却是2号马率先冲过了终点。

    “唉,又他妈输了。”

    “早知道听推荐,买2号啦,2号新来的鬼佬骑师,拿过伦敦赛冠军的。”

    “滚,昨天你还说那个死鬼佬来了每天晚上睡三个,虚到瘫呢。”

    一阵争吵,有人抬手巴其中一个人的头,发泄着郁气,被巴的那个缩头,抬手虚挡,被拍得“pia,pia”响,但是不敢反抗。

    “看见被巴头那个了吗?”江澈问。

    郑忻峰点头。

    江澈说:“我观察他三天了,这个人叫烂赌强,欠了一屁股债,在这群人里也很受欺负,每天负责偷偷出去,跑腿买马……”

    “所以,从他下手,利诱?”郑忻峰问完嘀咕,“可是这家伙看起来很没种啊,就算给他再多钱让他办事,他敢要吗?”

    “又没让他做什么。”江澈笑着说:“你今天找个机会,让他出去的时候帮忙带几包榨菜、橄榄菜回来就好……开回报,给他一千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