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卷 第七百一十九章 大寿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大寿之日,千松山沸腾,只见天空之上一张张酒席摆开,无数的客宾坐于其中,这样的景象是何等的壮观。笔`¥`痴`¥`中`¥`文 www.bichi.me

    只见在天空之上,觥筹交错,来自于天下八方的诸多大人物坐落有序,如此的盛宴,看起来宛如一场天宴。

    在这席间,有着无数门派传承的大人物都纷纷举杯,以庆千松树祖大寿。药国、翦龙世家、御兽城等等宛如巨无霸一样的存在,都有人出席这一场寿宴。

    当千松树祖出现之时,他已经是落坐于上首,而另一个青年也出现在席间,就坐在千松树祖的身旁,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李七夜。

    当千松树祖出现之时,场面一片寂静,所有的人都望着千松树祖,接着,也有不少人目光落在了坐于千松树祖身边的李七夜身上。

    坐于最前面的人,只能是帝统仙门,如药国、翦龙世家、御兽城等等这种帝统仙门的宾客才有资格坐在最前面,但是,现在李七夜这么一个青年,竟然端坐在千松树祖的身边,这地位,是何等的高贵,这位置,甚至比药国、翦龙世家这些贵宾还要高贵很多。

    就算是千松树祖的弟子,在此时也只能站在旁边相陪,然而,李七夜这么一个年轻一辈,却能在千松树祖身边落坐,这让很多人吃惊。

    这让不少在场的宾客心里面有着很大的疑惑,他们都搞不明白,李七夜这么一个小辈,为何有资格坐在那里,这地位明显是比药国、翦龙世家等等的宾客要高贵。

    尽管此时很多人此时心里面有疑惑。但是,整个席间都是一片寂静,在千松树祖面前,不论是任何人,那怕是出身于药国、翦龙世家这样的大人物。都不敢放肆!

    相比起来,像药国、翦龙世家这样的宾客,心里面知道的却更多,特别是与千松树祖交好的药国。

    事实上,当药国的宾客看到千松树祖出现在这席间之时,他也不由为之动容。因为药国曾经为千松树祖解决问题。虽然未成功,其中所涉及的秘密,药国的宾客知道一二。

    现在,千松树祖出现在这里,这让药国的宾客隐隐猜到什么。所以,看到李七夜的时候,药国的宾客不由为之动容。

    此时,千松树祖咳嗽一声,看了看众人,缓缓地说道:“今日,乃是老夫的五十万年大寿,诸位不远万里而来。老夫感激,在此,老夫敬诸位一杯。”说着。缓缓举起玉杯。

    在场的所有宾客都纷纷举起酒杯以敬,没有人敢轻易出场。(乡)$(村)$(小)$(说)$(网)免费提供阅读,如果你喜欢请告知身边的朋友,谢谢!对于许多修士乃是大人物而言,千松树祖乃是巅峰存在,任何人都怕有一丝的不敬,招来千松树祖的不悦,特别是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

    “皇甫家亚祖驾到。为妖祖贺寿。”千松树祖刚刚敬完酒,外面传来千松树祖的一声通报。

    得到了千松树祖的应允之后。眨眼之间,只见一个老者跨步而来。这个老者身边带着十几个老叟。

    这个老者跨步而来,他身上总是散发出一股震荡的气息。眼前这个老者看起来并不起眼,干干瘦瘦的,甚至让人能感受到他身上快要干枯的血气!管是如此,这个老者依然让人心里面一凛。

    特别是他身上若有若无的震荡气息,更是让人为之敬畏。隐隐之间,他身上所散发出来若有若无的震荡气息,似乎是可以震碎星河,崩灭天宇,任何人感受到这若有若无的气息,都不由为之心里面一骇。

    虽然这么一个老人已经是将死之人,但是,他依然十分可怕,他可以手摘星辰,屠龙搏蛟!

    这老人身边的十几个老叟都是可怕的强者,虽然他们收敛血气,但是,依然让人能感受到他们的可怕

    不论是这位老人,又或者随行的十几位老叟,不管他们有多么强大,但是,来到这里的时候,都收敛起自己的血气,收敛起自己强大的气息!也不敢放肆。

    “皇甫家的亚祖!”看到这个老人,不知道多少大人物心里面一凛。

    甚至有大教疆国的大人物心里面一寒,喃喃地说道:“皇甫世家的亚祖竟然出世了,这,这也太吓人了吧。”

    不少与皇甫世家交好的大教疆国看到这个老人,就算他们没有见过这个老人,一听到“亚祖”这个称谓,都不由心里面发寒。

    有传言说,皇甫世家一共尘封了四位老祖,除了惨死在巨竹国的老祖之外,还有三位老祖被尘封。

    有传言说,皇甫世家的四位老祖都是可怕的大贤,其中以古圣祖最可怕,有人说古圣祖深不可测。

    在皇甫世家之中,论强大,除了古圣祖之外,就要数亚祖了。

    像大教老祖这样的存在,一旦被尘封于世,那是不会轻易出世的,对于这样的存在来说,他们破时血石而出,是需要很大的代价的。

    但是,现在皇甫世家的亚祖来了,很多人一时之间在心里面明白,皇甫世家的亚祖只怕是不只为千松树祖贺寿如此简单。

    “妖祖五十万年大寿,皇甫世家前来贺祝。”亚祖行至千松树祖面前,鞠首拜了拜,说道:“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还请妖祖笑纳。”说着,递上一只古盒。

    就算皇甫世家的亚祖乃是一位大贤,在千松树祖面前那也只不过是一位小辈而己。

    也不知道这古盒之中装的是什么,千松树祖也未多看,只是让身边的弟子收下了这份礼物。

    亚祖说了一番祝寿之词后,他庄重地说道:“树祖威扬天下,我辈敬仰。只是,有一件事,在下不吐不快。”

    亚祖说出这话,这让在场的许多宾客为之一凛,在场的许多宾客都不由屏住呼吸。大家都知道,终于要有事情发生了。

    千松树祖看着亚祖,缓缓地说道:“不知你有何话,尽说无妨。”

    亚祖是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郑重而又有悲容地说道:“豪儿乃是我们皇甫家的独苗。传承我们皇甫家。在前不久,他代表着我们皇甫家为妖祖贺寿,未料竟然传来噩耗,惨死在千松山!”

    此时,亚祖在这节骨眼说出此事,让在场的宾客都不由为之一凛。大家都明白,这事没有那么简单。

    “亚祖,这其中有所误会。”亚祖这话落下之时,枫皇咳嗽了一声,忙是说道。

    亚祖看了枫皇一眼。沉声地说道:“误会不误会,我倒不知,但是,我豪儿却惨死在千松山内!不知你可否作主,给我皇甫家一个交待!”

    毫无疑问,亚祖这位大贤,并不把枫皇这样的强者放在心上,他要对话的不是枫皇这样的人物。而是千松树祖。

    千松树祖很平静,看着亚祖,依然不愠不火。说道:“以你们皇甫家的意思呢?”

    “在下此次受古圣祖所托而来,欲究我豪儿惨死之事。”亚祖郑重地说道:“我豪儿惨死在此小儿手中,然而,现在此小儿却成了妖祖座上贵宾,这让在下十分疑惑。”

    “你的意思是说我千松树联合李公子谋害你们皇甫世家的传人了。”千松树祖不咸不淡地说道。

    亚祖忙是说道:“不,不。不,在下不是这个意思。千松山乃是光明磊落。清誉无双,又怎么会做出这等事情。此小儿乃是口若莲花。能言善道,所以担心千松山的一些弟子被此小儿所蒙骗。”

    此时,在场的人都不由屏住呼吸,没有任何人敢开口。虽然说,在场中的人不少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但是,这是大贤级别的对话,这不是他们所能插上嘴的。

    “以你皇甫家的意思,是该如何解决?”千松树祖依然不动声色,十分平静地说道。

    亚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郑重地说道:“我豪儿惨死,此事必究,不然世人众笑我皇甫世家无能。我古圣祖的意思是,请妖祖把此小儿交于我皇甫世家,还我豪儿一个公道!”

    “当然,我皇甫世家也不会诬蔑任何一个人。”说到这里,亚祖顿了顿,说道:“待妖祖把此小儿交于我皇甫世家之后,我皇甫世家必查清此事,到时,我皇甫世家将与药国共同审判此小儿,就算他残杀豪儿,这也将会给他一个公正的审判!”

    亚祖特地强调了他们皇甫世家的古圣祖与药国,这已经是一种暗示了。

    不少人都知道,皇甫世家的古圣祖是深不可测,而且,皇甫世家与药国的联姻之事,石药界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药国?”千松树祖听到这样的话,不由笑了一下,目光落在药国的贵宾之上。

    此时药国的贵宾也忙是站了起来,说道:“此关之事,不是小辈所能作主,此时必需向诸老禀报。”

    药国的贵宾也不是傻子,他当然不会轻易地淌这样的浑水了。

    千松树祖收回了目光,看着亚祖,缓缓地说道:“这么说来,皇甫世家是要我千松山交出宾客了?”

    “妖祖莫误会。”亚祖忙是说道:“此小儿居心叵测,心怀不轨。他是混入大寿的宾客之中,为的就是挑拔各门派的关系。千松山光明磊落,清誉无双,此子在千松山残杀我豪儿,正是欲让千松山背这样的黑祸!此小儿既不是千松山的弟子,更不是千松山的宾客,他是一个居心叵测的狠毒小子。对于这种凶残而心怀不轨的小辈,千松山也绝不姑息。妖祖您说是不是?”

    亚祖这一番话,那可是大有文章。他突然出现在这里,那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在场的一些大人物也听懂了亚祖这一番话的弦外之音,亚祖出现在这里,可谓是及时。

    在场的客客之中,一些大人物明白了其中的一些玄机,这也解了他们心里面的一些疑惑。

    李七夜突然成为千松树祖的上宾,或者李七夜是要成为千松树祖的关门弟子,又有可能李七夜说动了千松树祖,让千松树祖为他护道!

    总之,不管是因为什么,现在李七夜坐在这个位置之上,这已经说明他在千松山有着不一样的地位了。

    而亚祖突然出现,就是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欲把这件事扼杀在萌芽之中,争取最后的一线机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