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71章一个响指
    银甲战躯,对战凡胎肉身,大家不用看都知道是怎么样的结果,在神玄宗所有弟子眼中,李七夜根本就不是杨肆的对手。

    大家想看的,无非是想看看李七夜是怎么样的一个死法而已。

    “嘿,这下有人会死得很惨很惨的了。”有弟子看到这一幕,不由冷笑一声说道。

    “铛——”的一声响起,杨肆一剑在手,指着李七夜,冷笑地说道:“小子,你想先卸你的右手还是左手呢?”

    李七夜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淡淡地说道:“出手吧,否则,你就没有机会了。”

    “好,好,好,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怒极的杨肆反而收起了手中的长剑,赤手空拳,森然地说道:“用刀剑卸下你的手脚,那显得太仁慈了,我要把你四肢慢慢撕下来。”

    李七夜都懒得去看他一眼,正是因为他这样的神态,让杨肆在心里面抓狂,他心里面就是不喜欢李七夜这样的神态。

    “小子,纳命来!”杨肆厉喝一声,大手向李七夜抓去,他是向李七夜的右手臂抓去,大手如虎爪一样,他是要把李七夜的手臂硬生生地撕裂下来。

    “必死——”看着在杨肆大手抓来之下,李七夜连躲都没有躲,在场的弟子都认为李七夜必死无疑,事实上,他们两个人之间实力悬殊如此的巨大,就算李七夜再怎么样躲避,那都只不过是白费功夫而已,根本上是改变不了什么。

    “被吓傻了吧。”在杨肆大手抓来的时候,李七夜一动都不动,一些弟子也以为李七夜这是被杨肆的力量给吓住了,已经忘记了反抗了。

    就在杨肆要抓到李七夜的手臂那一瞬间,李七夜只是“啪”的一声打了一个响指,仅仅是一个响指而已。

    这么一个响指,在普通的弟子耳中听来,那是普通到不能再普能,也仅仅是响指而已,根本上是没有什么奥妙的。

    如果能听得懂这一声响指的人,那一定会大吃一惊,这仅仅一个响止,却是蕴含着天地节奏,那怕这个响指再随意,但,它都是天地随之,似乎天地间都回荡着这一记响指的声音一样。

    就是这么一声响起,当它的音声在回荡之时,似乎在天地泛起了涟漪,刹那之间激活了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无形无影的力量。

    只可惜,当李七夜打起了这么一声响指的时候,却没有人能听得懂这么一个响指的奥妙。

    “蓬”的一声之下,在李七夜的响指打响的刹那之间,藏经阁前所立着的那尊雕像突然一下子倒下了。

    听到“砰”的一声响起,这一尊雕像一下子砸在了杨肆的身上,听到“喀嚓”的声音响起,杨肆身上的银甲一下子被这尊雕像砸得粉碎。

    “起——”杨肆大惊,大喝一声,欲扛起砸在身上的这尊雕像,但是,当这尊雕像砸在他身上的时候,这尊雕像似乎是亿万斤之重。

    “砰——”的重重砸地之声响起,杨肆未能扛起这尊雕像,这尊雕像压着他的身体,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啊——”的一声惨厉惨叫声响起,一下子响彻了整个翠鸟峰,在杨肆的惨叫声还没有落下的时候,杨肆已经被这一尊雕像砸成了肉酱了,连地面都被砸出一个深坑来。

    鲜血,慢慢地流淌着,染红了雕像,也浸入了泥土之中,一时之间血腥味弥漫于所有人的鼻端。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嘴巴张得大大的,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一幕,不论是谁,在短短的时间之内都无法回过神来。

    眼前这样的一幕,对于任何一个弟子来说,那实在是太过于震撼了,而且,对于任何一个弟子来说,眼前这样的一幕,那是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要知道,像杨肆这样的弟子,拥有银甲战躯的实力,他完全可以扛起上万斤之重的东西,甚至是更重。

    然而,眼前这个雕像,最多也就是几千斤之重,不要说不能砸死一个银甲战躯实力的弟子,只怕几千斤重的东西,只怕连他身上的银甲都砸不碎。

    但是,现在这么一尊雕像不仅仅是把杨肆的银甲砸碎了,而且连杨肆整个人都被砸成了肉酱。

    这样的事情,说出去只怕都没有任何人相信,这对于任何一个修士来说,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一位拥有银甲战躯实力的人,会被一尊雕像砸死,这实在是太离谱了,任何人听了这样的事情,都会认为这个冷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但,现在杨肆的的确确是惨死在了这尊雕像之下,被这尊雕像砸成了肉酱。

    最妙的是,这一尊雕像一直都屹立在这里,从来没有倒过,今天竟然突然一下子倒了,砸在了杨肆的身上。

    这可是杨肆与李七夜决战之时呀,而且也是李七夜打了一个响指之时,这一切都未免太巧了吧,巧到了极点了。

    如此巧的时间,如此巧的地点,这完全无法用任何理由去解释,杨肆这样被砸死了,那更是用“巧”字都无法形容了。

    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雕像之下鲜血流淌着,血腹味扑鼻而来。

    有些弟子是第一次看到杀人,特别是看着刚才还活生生的师兄一下子就被砸成了肉酱了,这对于他们来说,这样的一幕实在是太过于冲击了,所以有一些弟子“哇”的一声,忍不住呕吐起来。

    “杀人了——”在这个时候,有弟子被吓得脸色发白,不由尖叫一声:“有人死了,有人死了。”

    鲁道魏看着这样的一幕,都不由脸色发白,他自己都觉得这如同是做梦一样,杨肆这样的实力,竟然被雕像一下子砸死了,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李七夜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而已,未曾放在心上。

    这样的一幕,鲁道魏毛骨悚然,不由打了一个冷颤,看看在场的弟子,哪一个不是被吓得不轻,被吓得脸色发白,更不堪者被吓得呕吐起来,然而,李七夜却闲定自在,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似乎,在李七夜看来,被砸死的,不是杨肆,而只不过是一只蚂蚁而已,是那么的不值得一提,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李七夜这样的神态,让鲁道魏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铛、铛、铛”就在这个时候,翠鸟峰响起了一阵阵急促的钟声,只见一支队伍飞奔而来,这支队伍都是精锐弟子,神态肃然,让人看得不由心里面发毛。

    在神玄宗之内,突然死了一个弟子,那可不是什么小事情,所以一下子让翠鸟峰的执法队如临大敌。

    “执法队来了。”看到这支队伍飞奔而来,不少弟子心里面发毛,都纷纷退到一边。

    “发生什么事了。”当这支执法队赶到现场之后,一个沉厚的声音响起,一个青年走了出来。

    这个青年虎躯人首,神态冷厉,他一双虎目闪动着慑人心魂的寒光,被他看上一眼,心里面都会发毛,这个青年身上散发出来的王霸气息,压得在场的弟子都喘不过气来。

    “战虎师兄——”看到这个青年,在场有弟子大叫一声。

    这个青年,就是翠鸟峰赫赫有名的战虎,也是神玄宗年轻一辈中最强大的弟子之一,也是翠鸟峰的大师兄。

    “战虎师兄来了。”看到这个青年,不少弟子都敬畏地看着他。

    战虎,他不仅仅是翠鸟峰的大师兄,他还有一个身份十分的尊贵——他是怒虎峰峰主铁虎妖王的儿子!

    铁虎妖王晚年得子,对于战虎是寄于厚望,他曾是花费不少心血培养战虎,而且他还把战虎放在翠鸟峰磨砺。

    战虎也不辜负铁虎妖王的厚望,小小的年纪,他就早早地达到了王者霸体的境界了,这样年纪就达到了如此境界,可以称得上是天才了,比起当年的刘雷龙还要优秀三分。

    战虎作为翠鸟峰的大师兄,他不仅仅是因为出身高贵,而且他实力在翠鸟峰年轻一辈中最强大的,可以独挡一面,所以,他也受到了翠鸟峰峰主烈炎狼王的器重。

    在翠鸟峰中,烈炎狼王张越很少出现,常常闭关修练,峰中的大小事务都是由战虎处理。

    所以,在神玄宗有弟子曾言,若是有一日张越成为长老的话,战虎有可能接待张越的位置,成为翠鸟峰的峰主!

    正是因为如此,在翠鸟峰中,战虎的地位是非同小可,甚是长老不出面,峰主张越闭关不出,战虎称得是上翠鸟峰最有权力的人。

    战虎一看倒下的雕像,杨肆被砸成了肉酱,他不由脸色一变,他沉喝道:”这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是,是,是他——”此时有弟子颤巍巍地指了指李七夜。

    在战虎一怒之时,不知道有多少弟子心里面发毛呢。

    “是,是,是杨师兄要与李七夜决战,不知道,不知道怎么了,这雕像就一下子倒下,砸在杨师兄身上……”另一个弟子脸色发白,巴巴结结地把过程说了一遍。

    听到这样的话,战虎的脸色再变,这尊雕像一直都屹立在这里,从来没有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