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4章 什么条件?
    ‘嘀嘀——’

    车笛声让我一个激灵,罗洛北从车里探头出来,“精卫!还站着干什么,天冷,快回去啊!”

    “哦。”

    我恍然回神,鸟在同一时间就不见了。

    转身,我走的飞快,解释不清自己怎么总会看到梦里的东西,关键是那些画面是梦里没做过的啊!

    这就说明,不是梦?

    前世今生啥的?!

    天哪!

    忒悬了!

    一路都没敢多逗留,生怕在看到啥不该看的东西。

    “好儿,你这到底咋回事儿啊!”

    刚进家门,妈妈就先一步迎了出来,看到我就一连扔出好几个问题,“那高大壮不是好学生么,怎么还会捅人?你这脸是怎么了?咋这么红?谁打你了?”

    祝浩也在院里站着,没言语,只望着我,镜片后的眼微微复杂。

    “妈,情况我爸都清楚,你问他就知道了。”

    我闷声说着,“只是,不管怎么样,这事儿,你们先别跟大奶奶和三叔说,别让他们担心……”

    “是,我知道啊,大姨那身体听说不太好,不能说这些……就是我不明白,高大壮那好端端的,他怎么会……”

    妈妈犯愁的,“好儿啊,这学校要是给你开除了,咱这年的学费都白交了啊!”

    “对不起妈,我让你们失望了。”

    我对着妈妈微微鞠了一躬,“今晚我不吃饭了,先回屋了,我爸要是生我气,回头在骂我吧。”

    说完,我抬脚就回了自己的小屋,妈妈站在院子里叹气,“这不是骂的事儿啊好儿,咱这家庭得罪不起那领导……哎!大山!你原先当老师时有没有认识的同事,去学校帮小好说说情……”

    “我那是小学!”

    爸爸干脆的回了一嗓儿,“给她本事大的!直接得罪上校长了!”

    “你别急啊,这校长不是副的么……”

    “那也是校长!!”

    ……

    我关紧房门,阻隔这恼人的声音,在书桌旁坐了一会儿祝浩就敲门进来了。“姐,是冯博先找茬儿的吧。”

    “嗯。”

    “大壮哥,给他捅残疾了?”

    “没……”

    我放下纸袋,用力的揉了揉额头,“单侧肾损伤吧。”

    “那就是残了……”

    祝浩坐到我对面,紧张的,一本正经的样儿,“肾很重要,男人得有好肾。”

    “噗~”

    不知怎的,我这颓到底儿的心情居然还能被祝浩戳中笑点,抬眼看他,“几个大脏器哪个不重要?分男女么?”

    “那不是广告上说的么……”

    祝浩有些无措的,“不管怎么说,这事儿也是因我而起,姐,大壮哥会不会因为这个事儿进去啊。”

    “你甭想太多……”

    我喝出口气。“冯学去学校了吗?”

    “没。”

    祝浩摇头,“他一直没来呢,我害怕他回头得……”

    “怕什么啊!”

    我拍了拍裤子上的灰,顿了顿,抬眼看向他,“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我们不得不同烈士和小丑走在一条路上。”

    祝浩牵了一下唇角,“那是个庸俗的故事,使用货币或麦子,卖鱼的卖鱼,抓药的抓药,在天堂的黄昏,躲也躲不开,我们的生存,唯一的遭遇是一首诗。”

    “……”

    屋子里静静的,我轻轻的看着他笑。有无言的东西在静静的流淌~

    半晌,我抬手就拍了一下他的胳膊,声音微微沙哑,“放心吧,老话有讲,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你吃饭没?”

    “没。”

    祝浩笑的有些苦涩,“没胃口,我也担心大壮哥,他被扣着,不能被虐待吧……”

    “你以为我们学校的教员是法西斯啊,真要那么不近人情就直接给高大壮送局子里了……你先甭想他了,得吃饭。”

    我把纸袋递给他,“要不就吃个蛋糕,你洛北哥买的,别饿着,你这还得长身体呢。”

    “……洛北哥?”

    祝浩接过袋子就愣了愣,“你原谅他了?不生他气了?”

    “我又不是气管子,哪那么多气。”

    我说着,垂下眼,“再说,我生的是另一个人的气……气他不成熟,不信任我……”

    还气他,明明腿刚好就跟人开练的,非得瘸了才舒服,幼稚!

    “?”

    祝浩眉头一紧,旋即起身离开,:“我明白了,看来洛北哥这蛋糕只能我吃……关于爱情的这些事儿,诗人只能歌唱,靠近了就会头疼出问题……”

    “你消停的!”

    我无语的怼了他一句,:“你那十四岁的脑子就想点十四岁的事儿!别一天跟小大人似得!”

    祝浩不回话,晃了晃袋子一副我懒得理你的样儿就出去了。

    门一关,我又在那闷了好一会儿,回手从兜里拿出已经碎屏的手机,鼓捣了好一会儿还开不了机,抠出卡,忍不住的还是飙出脏话,冯博,那大垃圾!

    ……

    一夜都辗转难眠,起来就被爸爸拎着去了医院,说是给我请了假,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去医院和冯博的父母协商,当然,重点就是冯博的父亲,一定要取得他的谅解。

    我知道爸爸是为我好,从他泛红的眼以及一身的烟味上来看就知道昨晚他一宿没睡,怕的,不就是我日后在学校会受到不公平对待么。

    虽然我满心的不甘愿,也不觉得这事儿我有错,可还是陪着爸爸去了医院。

    “一会儿进病房你知道怎么说吧。”

    爸爸买了一个最贵的果篮接到车就冲我询问,“别拉拉个脸,态度一定要诚恳你明白么!”

    “爸……”

    我看着那果篮还觉得心疼,三百多喂狗,不值当,“这事儿我真的没错,是那……”

    “你在犟!”

    爸爸说话就抬起手,巴掌甩下来的瞬间自己又愤愤的放下,坐在车里调整了半天情绪后就没在看我,“好儿,你知道,爸爸一直觉得亏欠你,没照顾到你……你这回来上学之后吧,爸爸就想都能好好的,你们老师之前给我打电话,说你学习有些退步,我一问,不过就是从第十名退步到第十二名了,你知道,我当时啥心理不?”

    “啥心理……”

    我垂着眼,手指抠着,感觉到了车里氛围的异样,天冷了,霜寒气重,压得慌。

    “其实……我还挺荣幸的……”

    爸爸对着风挡玻璃自嘲的笑笑,“说出去大概都能让人笑话,觉得哪有这样当家长的,啊。你家孩子成绩退步了你还高兴?不是,是我觉得,咱家小好儿啊,考得挺好,你爸我当年啊,都没考过全班前二十,一直就是中不溜丢的,想不到,咱家好儿的学习成绩这么被老师重视,落两名老师就着急了……”

    我没言语,听着心里越发的难受。

    “不像那祝浩啊,他那倒霉班主任都放话跟我说,早点给孩子做打算吧,实在不行将来让他念个技校,将来跟我开出租……呵,埋汰人都不带脏字儿啊……我哪次开完家长会都想找个背人得地儿揍他娘的一顿……”

    爸爸说着,眼底有些水润泛红,“可我大姑不一样啊,我大姑娘的班主任说祝好家长啊,祝好这学生要是努努力就会上一本,说不定就本硕连读了,让我一定要多督促你,别浪费了好苗子……”

    “……”

    我垂着脸,憋不住的眼酸。

    “好儿,爸知道,咱家条件不行,没办法给你报什么补习班,请家教,买啥辅导书……学习这个东西,都是靠你自己,说实话,我知道你学习好,是真高兴,可是……”

    爸爸声音一颤,“你爹我没本事啊,就是个给人开出租的,我这后半辈子的打算,就是能买辆自己的出租车,雇个人和我倒班开,但这车得十多万,咱买不起……你说说,就咱这家庭,你爹我有啥前途,有啥人脉,是,我知道你是受了委屈,那高大壮伤人啊,多多少少也是为了护着你,可那人,咱家真得罪不起啊……”

    “好儿,丛林法则你明白吧。”

    爸爸看向我,眼底生忍着泪,“这事儿,你退一步,不然这学还咋上,如果你现在说,爸,我这书就不念了!那成,咱就要这骨气,不去医院,可你要说,还得上学,不能让你大奶奶知道这些破事儿,那就……”

    “我去。”

    我低着头,多出的手指都恨不得抠掉,“我去好好道歉,求冯博的父母原谅我,爸,你开车吧。”

    “好。”

    爸爸深吸了口气,启动车子,“好儿,你得知道,咱在这大城市啊,就是小蚂蚁,耗子咱都得罪不起的……”

    我没在回话,牙齿生咬着下唇,侧脸看着窗外吵嚷的街道,车内明明是开着空调的,可怎么会,就这么冷。

    到了市医院。爸爸拎着果篮就带着我摸索到冯博的病房,他住的是一单间,从门上的小玻璃看去,里面除了躺在病床上的冯博一胖胖的妇人,这妇人我昨个就见过,副校长的老婆。

    敲了三声门,副校长的老婆旋即就从门里看了出来,视线对上我的眼,立马就是愠怒,冷着张脸就从里面出来了,“祝好?你还来这里干嘛啊!”

    “冯博家长您好,咱们昨天见过……”

    爸爸一看到她就弯了下腰,“我是祝好的父亲,今天特意来看看冯博同学的,听护士说,他现在的情况很稳定,我们……”

    “你们看什么啊!”

    副校长的老婆瞪着眼,“猫哭耗子假慈悲啊!”

    “不是……”

    爸爸满脸加着小心,腰一弯再弯,“这件事虽然跟我女儿没多大关系,但是她看到冯博同学受伤也十分难过,一定要来探望一下,希望冯博同学早日康复,小好儿,你快跟冯博的妈妈说几句话……”

    “难过?”

    副校长的老婆哼笑一声,眼尾斜着我,:“我怎么没看出来她难过?”

    “小好儿……”

    爸爸轻轻的动了动我胳膊,我对着冯博她妈妈就低头鞠了一躬,“阿姨对不起,希望您和冯副校长能大人有大量,原谅我……”

    “原谅个屁!!”

    没等我说完冯博她妈就对着我肩膀一推,“我回头也找人给你两刀看你爸爸会原谅不!”

    “冯博家长,这是……”

    “滚!!!”

    冯博他妈原地爆炸了,把爸爸递过去的果篮‘啪’~的一扔,里面的水果满走廊的轱辘,这她还不解气,指着爸爸的鼻子骂到,“我告诉你啊,这事儿我们家没完!别以为你家这祝好没动手就没她事儿了!都是她这个小浪货给搅合的!!”

    “你说什么呢!!”

    爸爸听到这就不乐意了,“我家孩子还被你儿子扇了耳光呢!”

    “该打!!”

    冯博妈妈啐了一口,“她还咬我儿子腿呢!不打她不长记性!一个借读生都给学校搞的乌七八糟,这样的学生到了社会上也是败类!还有那个高大壮,必须给他法办!我治不了你们这些杂碎了还!!”

    “你家冯博才是败类!!”

    我也气急了,“他才是最大的杂碎!!”

    “你还敢骂我,骂我……”

    冯博他妈作势就要冲上来打我,听声出来围观的病号家属见状就开始拉架,护士也冲了过来,“保持安静!这什么地方吵来吵去!!”

    “你,你这是什么素质!!”

    爸爸气的脸都青了,隔空指着冯博他妈的脸,“你就是……泼妇!!”

    “哎!你们听到了吧!!”

    冯博他妈看我爸这样就喊上了,“他还说我是泼妇!他女儿在学校作风不正!怂恿别人把我儿子给捅伤了!就这样的人渣父亲还好意思来找我!!保安!给他们赶出去!他们这种下等人素质低的子女就不配上学!老娘踩死他们跟玩似得!保安!保安!!”

    ……

    从医院出来,我和爸爸都没声了。

    坐在车里,可怜的是爸爸怀里还抱着果篮,里面还有几个没被踩烂的水果,刚刚即便被保安推搡,爸爸还忙着把水果间捡吧捡吧在走,我也觉得没必要装那大个,水果都是钱来的,就帮着爸爸捡着——

    结果,耳旁那冯博妈妈的嘲笑声音更甚,刚捡完,我和爸爸就被保安给灰溜溜的撵出来了。

    “我真是没想到啊……”

    缓了好一会儿,爸爸才叹出口气,转眼看向我,“冯博他妈能那个样的,怎么一点道理都不讲……”

    “本来么。”

    我闷闷的,“谁说人的学历和素质是划等号的,再说,副校长是知识分子,那不代表,冯博他妈也是……”

    “算了!”

    爸爸启动车子,“先这么招吧,好儿,你该上学上学,实在不行咱就先等风头过去,回头你在学校要是遇到啥糟心事儿了,就忍忍,我等这冯博父母气消了在跟他们好好说说……”

    我没应声,就那样的,还说啥!

    ……

    回到学校,同学们对高大壮的事儿都挺不岔的,那天谁都看到高大壮在操场上撵着冯博的跟班要血刃了。

    叛逆期的思维和成人有着极大地不同,大家一致认为高大壮做的漂亮,甚至有人说高大壮这就是在为民除害!

    冯博那号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谁见谁烦!

    事件始末,同学中也都传的七七八八,都知道是冯博对我有意思,但是被高大壮拦了,冯博知道后就恼羞成怒,结果,反倒被高大壮给虐了!

    当然,没人觉得这事儿跟我有关,更何况,还都清楚我和高大壮的铁磁儿关系。

    结论到最后。就是这高大壮还是讲究,就算不是冲冠一怒为红颜,那也算是关羽横刀荡天下,义字当头插两刀!!

    有同学说这话不恰当,“是高大壮扎了别人两刀!”

    “哎呀,意会!”

    另一个接茬儿,“横批就来句干机毛!”

    班里爆笑——

    我满心抑郁憋闷,等了三四天也不见这高大壮被放出来,不明白校方的意思,憋的我没辙,放学前就只能去找齐老师询问。

    “副校长的爱人说了,这事儿可以协商……”

    “真的?!”

    我一听心就放了放,“这么一来,高大壮就不用进局子了?”

    “对。”

    齐老师起身关紧办公室的房门,一副忌讳着不想让旁人听到的样子,“这件事我昨天就同高大壮讲了,可是协商结果,甭说高大壮的奶奶和大爷,就算高大壮的自己,都不同意,他们说,没办法满足冯博父母提出的条件。”

    “齐老师,那是……”

    我心又紧了起来,“什么条件?”

    “十万块。”

    “?!!”

    我肝都颤了,“多,多少?”

    “十万。”

    齐老师也是满脸沉闷,“这个价位讲不了的,你也知道,副校长的爱人很难沟通,这十万,冯博的母亲说有医疗费两万,剩下的,是冯博后续的营养费,以及精神补偿费,一分都不能,也就给了高大壮两天时间,如果高大壮的家人拿不出来,那明天,就只能送警了。”

    “可……”

    我眼前都要黑了,别说十万了,五万都不可能吧!

    “高大壮他家里人就不能想想办法?”

    “没办法。”

    齐老师摇头,轻轻的叹出口气,“我个人,可以借给他们一万,但剩下的,高大壮的大爷说只能拿出两万,可还差七万啊,高大壮那样的家庭。根本就承受不了……高大壮自己也说上气话了,与其拿这钱出来,他还不如进去,说是错不在他,死不同意……”

    “齐老师,您说,送警其实也没啥大不了的吧,这警察就查不出原委么,我们明明是受害者的……”

    齐老师叹了口气,“我明白你的意思,即便那冯博有错,可持凶伤人的却是高大壮啊,正当防卫的成立条件本人正在遭受不发侵害而去制止的行为,但目击的同学却表明,当时冯博并不是在殴打中被刺,而是已经停手转身后。高大壮才上前伤人的,最重要的,是他还在思维意识清醒的情况下,伤了冯博两刀,如果第一刀算自卫,那第二刀就是故意伤人,祝好,你明白吗?”

    “……”

    我明白什么,这世界未免太灰暗了。

    “祝好,我知道,你是替高大壮着急,可是没办法,他的确是太冲动了。”

    齐老师拍了拍我的胳膊,“如果高大壮拿不出钱,他就得送警,校方到时候就会对这件事出处理意见。你算是参与其中的,我尽量给你争取,不要大过,高中毕业之前,你好好学习,争取替学校增点光,到时候,咱再把这处分从档案上抹了,别耽误你升学……”

    我没在听齐老师的话,满心思的,都是那十万块钱——

    “祝好,你在听我说话吗,你……”

    我回神,看着齐老师就继续发问,“齐老师,如果高大壮把这钱给冯博私下调解成功了。他还能回来继续念书么?”

    “这个……”

    齐老师有些难色,“够呛,到时候得……”

    “有办法吧!”

    我抓住齐老师的手,“高大壮是优秀学生的,只要他留在学校,一定可以代表学校去参加一些竞赛,会给咱学校增很多光的,您知道,他没正儿八经学都第一呢,要是正儿八经了那不得……”

    “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

    齐老师头疼的打断我,“重点是高大壮这十万都拿不出来!祝好,事儿不得一件一件办么,只有先把冯博着事儿给解决了,至于高大壮的校内处分,我才能去跟校领导沟通啊。”

    “这个……”

    我咬了咬唇,“齐老师,我手机坏了……您的手机能借我一下吗。”

    “你要做什么。”

    我垂下眼,心揪揪着,“打电话借钱。”

    “不是……”

    齐老师像是听到了笑话,“祝好,你能跟谁打电话借来十万块,这数目都够郊区一套房子的首付了啊,你这……难不成,是连隽?”

    “……”

    我点了下头,嗓子里挤着音儿,“嗯。”

    不知为啥,遇到这事儿,我最先想到的就是他。

    我想,只要我好好说,连隽应该会帮我,再说,他跟高大壮不是也认识吗,应该不会看着高大壮就这样进去的。

    “给。”

    齐老师没在多问,心累的样子,“祝好啊,我虽然不知道那连隽跟你到底什么关系,但你要清楚,这可不是一般的人情啊,寻常人家,兴许一辈子,才能攒出十万块。”

    “我知道……”

    我点了下头,接过手机就跟齐老师道了声谢,走出办公室,找了个僻静地儿就呼出口气,手上按出早已记在脑子里的号码,心提着,手机放在了耳边——

    “喂,连隽,我是祝精卫,你……”

    我急着出口,话筒里女声礼貌而又冰冷,“你好,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

    “……”

    我拿着手机傻傻的站着,一遍遍的听着那听筒里的女音重复着请稍后再拨……

    隔着走廊的窗户看出去,天黑的越来越走,操场上只有篮球场上还有着灯光,没人玩球,昏黄黄的,透着寂寥。

    ……

    “祝好,这么快就回来了?”

    回到办公室,齐老师看我有些小紧张,“那个连隽……”

    “没打通。”

    我扯了个特别难看的笑把手机还给齐老师,“他很忙的,我想,回家在给他打……齐老师,这个钱,是不是明天要是在给不了冯博家长,那高大壮,就要被学校送走了?”

    “不是学校送,是学校一直想保全他。”

    齐老师低了低声,“如果私下协商不成功,冯博的母亲就会报警,那警察就会来学校把高大壮带走……”

    “我懂了。”

    微微朝着齐老师点了下头,“齐老师,这么说,还有一晚上的筹钱时间是吧……那我先回家了。”

    “哎,祝好,你这……”

    “我没事儿。”

    我扯着唇角,抬手擦了擦眼,:“刚才有沙子眯眼了,您先忙……”

    说着,我转身就出了办公室,从教学楼出来,冷风当即迎面,今早上学时爸爸就说石久今晚不用接,让我自己回了,想到这儿,我倒是感觉能联想出来什么,难不成……

    “呵~”

    兀自笑了笑,“祝精卫,你多把自己当回事儿?”

    趁你心意了吧!

    该!

    刚出校门,路旁停靠的车辆就嘀嘀了两声,转眼看过,大红色的车体在夜幕下还是挺显眼的,没等动。车里人就推开车门疾步的走过来了。

    “精卫,我还纳闷儿你怎么一直不出来呢!”

    罗洛北一脸着急,“再晚一点,我就要进去找你了。”

    “怎么?”

    我抬眼看他,“你找我有事儿?”

    “这个……”

    他没废话,从兜里掏出一张卡就递给我,“你把这个给你们老师,我下午刚要我爸打进来的,里面有十万块钱,密码都是零,给冯博父母事儿就过了。”

    “……”

    我没接,一瞬间的脑子都懵,“你怎么知道……”

    “我今天上午去医院找冯博的母亲了。”

    罗洛北说着,唇角反而还笑了笑,“结果还算是令我满意,不就是要钱吗,这就好办了,下午钱就到了,如果不是我们系里的教授找我有事儿,我早就能给你送来了。”

    “可,这么多钱……”

    我脸都麻了,“你怎么和你爸妈张的口?”

    十万……说给就给了?

    “小事,我就说新买的车肇事了,想换辆车!”

    罗洛北笑着,卡塞到我手里,“放心吧,高大壮也算是给我个当败家子的机会,我爸还觉得我开窍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