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6章 八妹的发小翠喜四更
    小心驶得万年船。

    虽然大磨说拓跋凌是两个人随着葛大蛋进了村,虽然自己和棠伢子在山崖那边看到的时候,

    拓跋凌身边也仅仅是跟着一个侍卫,

    但是,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杨若晴最不缺的,就是耐心,这是上一世做特工的时候训练出来的韧性。

    有时候,细节决定细节,到最后就是拼耐心,拼消耗。

    从上半夜一直蹲守到下半夜,十几户人家的四山坳村子全都陷入了深层次的睡眠之中。

    周围没有半点异动,老葛家的屋子里,也一直不见拓跋凌出来走动。

    杨若晴悄无声息的溜进额老葛家的院子里,经过了一番推敲和猜测后,她摸到了其中一间屋子的后面小窗户底下潜伏着。

    这屋里也同样是没有点灯火的,但杨若晴还是看到拓跋凌躺在床上正在睡觉,身上盖着他白天穿过的那件袍子。

    侍卫在床前的地上打地铺。

    这主仆两个倒是心大啊,还真睡上了啊?

    这也从侧面说明拓跋凌这个人沉得住气。

    难道是装睡,然后等一会再出去?

    杨若晴接着在这后窗下面蹲守。

    其间,拓跋凌起来小解了一回,又接着躺了回去。

    当然了,杨若晴肯定是有捂眼睛的。

    非礼勿视。

    天麻麻亮的时候,杨若晴不得不回去了。

    再不回去,别人都要起床了,到时候看到她了就完蛋了。

    原本以为这么早,路上都没人,可没想到当她悄无声息从老磨家的篱笆墙里翻进来的时候,便看到一个人正站在那里,正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她。

    是老磨的那个婆娘,大磨的大嫂。

    女人端着裤子,看样子是刚从茅厕过来的样子。

    显然她也没料到二叔带回来的这个客人会从外面翻墙进来,女人站在那里也傻眼了,一时忘记了挪步子。

    杨若晴也有点慌,担心这个女人会突然大喊大叫起来。

    把老磨一家惊动过来,就有点尴尬了。

    杨若晴正犹豫着该咋样才能笼络住这个女人时,那个女人突然朝她这边快步走了过来。

    “小兄弟,你放心,我不会喊,我求你一件事!”

    女人一把拽住杨若晴的手臂,急吼吼道。

    这是啥剧情?

    杨若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因为大家都是女人的缘故,所以杨若晴并没有甩开这个女人的手。

    一个孕妇,看样子都快要生了呢,甩的不好让她给摔着了,到时候事情就大了。

    “嫂子,啥事儿啊?”她问了句。

    女人没说话,目光警惕的看了眼四下,然后将杨若晴拽到那边的角落里。

    “小兄弟,我听我家二叔说你是从孙家沟过来的?那你可晓得孙家沟往南去的曹家渠?”

    曹家渠?

    这地名儿咋这么熟悉呢?在哪听过……

    对了,曹八妹!

    曹八妹,还有大舅,他们原来是曹家渠的。

    “听说过,我有个嫂子就是曹家渠的。”杨若晴道。

    “真的吗?她叫啥?”女人急吼吼的问。

    杨若晴从这个女人的眼中并没有看到恶意,于是道:“叫曹八妹。”

    “八妹?”

    女人突然激动起来,拽着杨若晴手臂的手指也更加用力了。

    “你说的可是那个个头小小,瘦瘦的,脸上还有好几粒雀斑的那个曹八妹?”她又问。

    杨若晴怔了下。

    要是曹八妹听到有人是这么描述她外貌特征的,估计要吐血了。

    不过,这女人形容的还真是贴切,曹八妹可不就是这副长相嘛!

    “嗯,是的,你认识我二嫂啊?”杨若晴又问。

    女人更加激动,激动得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我跟她打小一块儿长大的,她叫八妹,我叫翠喜,我们从前关系可亲了。”

    “她几个哥哥嫂嫂都对她不好,她受了委屈,不敢跟她老娘那里说,怕她老娘担心。”

    “都是跟我这里诉苦的,咱俩的心里话都是交换着说的。”翠喜淌着泪道。

    杨若晴惊讶了下。

    她上下打量了一眼面前的翠喜,这憔悴的面容和干瘦的身形,还挺着个大肚子。

    咋看咋像三十出头的年纪,跟三十五六岁的老磨还真是登对。

    “你说你们是闺蜜,可我看你们明显隔着辈分啊!”杨若晴直接道。

    翠喜松开手,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上,然后摇了摇头。

    “其实我跟八妹是同一年生的,我今年才二十一。”

    “几年前,我娘死了,爹赌博欠了人家的钱,三两银子把我嫁到四山坳来了。”

    “老磨这个人……你昨夜也看到了,”

    “跟着那样一个老男人,你说我能有啥好日子过?”

    “天天非打即骂,我能不老吗?”翠喜说到此处,埋下头去抹泪。

    杨若晴蹙眉。

    翠喜接着道:“我得知自己要被嫁到四山坳的时候,死活不答应,我们这山里的姑娘,宁可死都不愿意来四山坳。”

    “因为早前就听说四山坳的男人野蛮,粗鲁,不讲道理。”

    “可我爹跟我说对方是四山坳的里正,为人是和善,比我大几岁,也最会疼人,是个例外。”

    “又是明媒正娶,让我过来就当家,上面公婆也早就没了。”

    “我真信了,来了后才晓得我爹骗了我,我压根就是掉进了火坑。”

    “这个村子里,十几户人家,算上我在内,就五户人家有婆娘。”

    “这五个婆娘除了我是被我爹半哄半骗嫁过来的,其他四个都是从人伢子那里买过来的。”

    “老磨再咋地也不敢真的把我咋样,最多就是我生不出儿子出来,把我打骂一顿。”

    “而其他那几户有婆娘的人家,则是把婆娘当牲口似的拴在家里。”

    “有的外面卖过来的媳妇受不了,想逃,被逮住就吊起来打,直接打断腿……”

    翠喜边说边抹泪,似乎要把这几年憋在心里的所见所闻,一股脑儿全说给杨若晴听。

    杨若晴看了眼这天色,较之先前已经更亮了。

    “翠喜你等一下,”她抬手打断了翠喜的话。

    “关于这个存的情况,之前我从我家那边一个人嘴里听到了一些。”

    “现在的问题是,你拽我来这里说要求我一件事,到底是啥事啊?”

    “你再不说,等会老磨起床,你就说不了啦!”